【树上悦读】雪漫月影

雪漫月影


金风逢玉露,银花合火树;

箫伴琴瑟起,郎情随妾意;

莫道良辰恨晚。

如梦似幻嬉人间,春宵一度何慕仙。


书单推荐



今天树上微给大家推荐的好书——《雪漫月影》,思念化作桎梏,拴住的不仅仅只有快乐,还有一个人的灵魂......


本书已由台海出版社出版,树上微出版精心制作而成!


本书已成功创建百度百科词条。

并被大鱼号、一点号、简书号、趣头条、今日头条、新浪微博、搜狐号、小红书等平台争相报道!


新书预售中,限时抢购!


购买方式:


1.点击公众号后台→找到“微书店”→搜索《雪漫月影》→点击购买即可。


2.打开taobao,搜索店铺“树上微出版”,进店购买即可。



#内容简介#


遥远的思念,有时会化为枷锁,桎梏住一个人全部的快乐。当炽烈的爱在心底焚烧殆尽唯留余烬之时,蒸腾的泪水会朦胧眼眸中的希望,外不显泪溅成溪,内却已满目疮痍。


如若悲伤的故事被涂抹掉了结局,已成追忆之情或可再续前缘,此时的主人公又当做出怎样的抉择,是救赎自我,亦或成全爱人?


#作者简介#


梁惜玉,本名梁恩齐,男,28岁,大学本科,工程学士学位。


籍贯:吉林省公主岭市范家屯镇

现居住地:北京市

作单位:百多力(北京)医疗贸易有限公司

职位:高级技术销售代表


此次作品灵感来源于诸多经典影视与文学著作。


WINTER

人有生老三千疾

唯有相思不可医


#内容节选#


睡梦中的孟烨恍惚间感到一阵眩晕,身子轻飘飘的仿佛一片在空中盘旋的落叶。


他疑惑地睁开双眼,惊惧地发现自己竟然正在一个狭长的隧道中坠落,前方是夏慕雪逐渐远去的背影。孟烨大声地呼唤着她的名字,夏慕雪忽然转过身,与孟烨四目交接的一瞬间,她的身影竟如同破碎了的镜子般裂成了无数片,散落的碎片把孟烨坠落中的隧道拼成了一个旋转的万花筒,映射出两人过往的一幕幕,这神奇又震撼的一幕让孟烨惊呆了。


“慕雪!”


孟烨大喊着夏慕雪的名字,猛地睁开了双眼。


原来,又做噩梦了啊。


“唉……烨子,没想到,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没能忘记她。”


耳边忽然传来了熟悉的话语声,孟烨下意识地扭头看去,刚刚说话的人,竟是邬为念。


“为念,你来看我啦,不必担心,这些年来,慕雪把我照顾得很好。对了,慕雪呢,她刚刚还睡在这里的。”孟烨好像还没有从刚才的噩梦中醒过神来,全然没有听清楚邬为念说的话。


邬为念怔怔地看着孟烨,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烨子,你怎么了?我一直守在这里,哪有什么慕雪,是不是博师傅的拳太重了?医生!医生!孟烨醒了,你们快点过来瞧瞧!”


孟烨刚想要争辩,可他只是大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此时此刻,与夏慕雪重逢后的种种疑惑如同潮水般涌上了心头,随着浪潮愈来愈汹涌,巨大的悲伤如同海啸般顷刻间淹没了他所有的思绪。


现实与梦境的巨大落差让孟烨的神经就像一根被反复弯折后的铁丝,已经处于崩断的边缘。


树上微出版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尊重每一部作品的价值


不明所以的邬为念按住孟烨的肩膀,劝慰道:“烨子,我听阿超讲了些你的事,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你也不能这样折磨自己呀,我想慕雪她也一定不希望看到你变得这么颓废。”


孟烨惨然一笑,摆了摆手,对邬为念说道:“为念,我没事,谢谢你来看我,抱歉,我现在情绪有些激动,想一个人待会儿。”


邬为念还想再说点什么,可他看到孟烨那空洞的眼神,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地咽了下去,他长叹口气,离开了病房。


孟烨就这样安静地躺在病床上,无思无念,剧烈的情绪波动仿佛已经耗尽了他最后一丝精力,连难过的力气都没有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处于半睡半醒状态下的孟烨忽然觉得灯光有些刺眼,晃得眼前白茫茫一片,他下意识地伸出手遮挡,同时侧过脸避开光线,勉强地睁开了眼睛。就在孟烨睁眼的瞬间,他的心脏倏地抽搐了一下,他用力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伏在床边之人。孟烨此时紧张得连呼吸都停止了,因为那人竟是夏慕雪!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孟烨甚至怀疑是不是由于他思念夏慕雪过度,以致精神出了问题。


可眼前的夏慕雪是那么的真实,她平稳的呼吸节奏、微微颤动的睫毛,以及嘴角不时泛起的微笑,都让孟烨能够真切地感受到,这一刻,自己是拥有她的。如果这是一场梦,孟烨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醒。



孟烨彻底失眠了。


他害怕一旦自己不小心睡着了,就会永远离开这个有夏慕雪陪伴着的世界。


每天夜里,等到夏慕雪睡着后,孟烨就那么呆呆地看着她,眼神中带着无尽的眷恋,仿佛要把她的模样永远印在脑海中。


就这样过了四天,孟烨实在撑不住了,终于沉沉地睡了过去。


由于严重的睡眠不足,孟烨这一觉直睡到了日上三竿才醒,夏慕雪此时应该去上班了,他迷迷糊糊地看到床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当孟烨看清眼前之人的样貌后,他猛的一个激灵从床上蹿了下来,因为这人竟是邬为念!


邬为念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被情绪激动的孟烨一把抓住了衣领。


“不对!时间不对!你今天不应该出现的,才过了四天,你应该明天出现才对!”


孟烨癫狂的表现让邬为念有些发蒙,他缓缓握住孟烨抓着自己衣领的双手,关切地问道:“烨子,你这是怎么了,你冷静点,我是为念呀。”孟烨全身止不住地颤抖,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道:“我知道你是为念,谢谢你来看我,可你来了,慕雪就得走了!”邬为念用双手扶住孟烨的肩膀,疑惑地问道:“什么叫我来了慕雪就得走了,她刚刚不是去上班了吗?无论我来与不来她不都是要去上班的吗?”


孟烨怔了一下,急忙问道:“你说你刚刚见到了慕雪?你是哪个邬为念?从哪里来的?”


“我是哪个邬为念?你还认识哪个邬为念?我听说你小子醒了,就立刻请假回来看你了呀。”邬为念疑惑地回答道。


闻听此话,孟烨的眼中重新绽放出了光芒,他拍了拍邬为念的肩膀,长出了一口气,咧开嘴角笑道:“为念呀,来之前怎么也不先打声招呼,你可真是吓死我了!”“一惊一乍的,你小子刚才也差点吓死我!”两人随即畅快地大笑起来,尽情地释放着彼此心中难以言表的喜悦与激动。


邬为念突然止住了笑声,用力地抱住了孟烨,沉声说道:“烨子,欢迎回来!”


第五天的夜晚,似乎格外寒冷。


孟烨紧紧地抱着夏慕雪,把脸埋在她的发丛中,贪婪地嗅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幽香。


“慕雪,我小的时候,只要一睡不着觉,孤儿院里的曹阿姨就会抱着我,轻轻地哼歌给我听,自从离开那里后,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人给我哼过歌了。”言罢,孟烨亲昵地用下巴蹭了蹭夏慕雪的头。


“唉,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夏慕雪抬起手揉了揉孟烨的脸颊,随后温柔地把他的头搂在了怀里,轻轻地哼起了歌,歌声中流露出淡淡的忧伤,仿佛在轻声诉说着两人之间哀婉曲折的故事,这种介于欢快与悲伤之间的情感,最能抚慰人的内心。伴着夏慕雪的歌声,孟烨缓缓地进入了梦乡,他嘴角仍带着幸福的微笑,无意识地呢喃着:“慕雪,等我回来,等着我……”


倏!


强烈的坠落感,又一次向孟烨袭来!孟烨猛地睁开了眼睛。



晨曦的光辉,如约而至。


或许是感觉到了额头上温热的鼻息,夏慕雪的睫毛微微颤动了几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眼前的孟烨正面带微笑地看着她。


夏慕雪觉得孟烨今天的笑容有些不同。刚刚认识孟烨的时候,他的笑容是阳光中透露着些许青涩;前些天孟烨苏醒后,他的笑容是惊喜中隐藏着些许不安;而此时,他的笑容,如同从一汪清澈的泉水中映射出来的阳光,只是看着他,就会觉得宁静与安心。


“慕雪,你怎么这样看着我?”见到夏慕雪睁开眼睛后就呆呆地看着自己,孟烨好奇地问道。


“哦,没什么,你今天要出院,我仔细瞧瞧你是不是真的康复了。”夏慕雪红着脸答道。


夏慕雪去办出院手续了,孟烨静静地躺在床上,思索着这些天来发生在他身上的不可思议的事情。


更多故事,请关注【雪漫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