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走过




春天的瀑布

携嫩绿的脚步

走过酒泉成行

雨潭连作曲江

流来几只觞

觞里半是姜汤

半是遗忘

书单推荐



今天树上微给大家推荐的好书——《走过》,本书已由九州出版社出版,树上微出版精心制作而成!



作者简介




瀑步,原名姜妙妮,生于1979年6月。


工作于中国国家博物馆。成长在不那么西的西安,来到还算北的北京,选了不那么喜欢的专业,现在做着还算擅长的事情。经历过不那么完美的爱情,拥有了还算圆融的幸福,是个不那么温柔的爱人,还算是位耐心的母亲。在不那么平静的春天,做出还算成熟的决定,我这个不那么典型的诗人,可会带来些还算特别的感动。



内容简介




诗如红豆,有的不经意就落入指间,有的需要费心釆撷,有的刚跃入眼帘,一阵风过,再难以分辨。收集得多了,对色泽和质地有了更高的要求,采撷的难度自然变大了,很久很久才能得到一颗满意的,其中辛苦毋需多言,快乐也只有自己知道罢了。


《我》《走过》《春》与《三秋》,《走过》《长廊》与《苦难》,还要《笑》着走下去,因为《太阳》总会升起,因为我们都是《乘客》,因为还有《朋友》,《年下》的《私房雪》就算下得再大,洒上《当爱》的《香水》,在一个《流淌的秋》,到《大水法》去走走,《你》会对人生有另一番感悟。


〓我们都将前程似锦,与更好的自己不期而遇〓


精彩内容节选




年 下


年下的街道

没有雨后的寒冷

只有迂回的风

向晚的天光

没有沉沉的暮色

只有通透的青

商铺零星开张

没有人影幢幢

只有新帘逡巡在店堂上

走下天桥

走过熟悉的地方

没有秋夜温柔的灯光

只有经冬未销的惆怅

没有夏云静止的忧伤

只有春意涌动的空旷

没有浪遏飞舟的激扬

只有渔舟唱晚的回荡

没有昔我往矣的梦想

只有今我来思的失望

  

早知春光如此寂寞

我宁愿道阻且长

重复而单调的晴朗

又何如雨骤风狂

在这新岁的晚上

摊开无题的凄凉

反反复复地擦拭

心镜上点点水光

轻如羽生的雪片

在夜空加速旋转

落地前惊鸿一瞥

年下仍倍感惊艳

走不出心中留园

留不住那年向南

与其用回忆加持思念

不如请放下开光明天



私房雪


雪也是怕冷的吧

柔若无骨的她

倒在冬天的冷暴力之下

有些冻成硬邦邦的冰鱼

流着眼泪在房檐下示众

更有些贪玩的雪

不顾阳光的苦苦劝说

想着玩够了再走

而阴冷的冬夜早就窥伺在旁

趁机把他们集中收押

闻讯赶来营救的太阳

也只有望冰兴叹了

从此任由那锋利的冰刀

在晶莹娇脆的背上宰割

旧伤来不及愈合

又被新伤穿过

浑浊玷赏着高洁的雪色

刀刀飞溅着凌迟的快乐

受够了冬天的家暴


终于有一场初雪

与之苦苦周旋后逃脱

游击至春天才降落

起先犹豫而缓慢

满眼淒惶与泫然

直到被悉数接纳

感受到大地的暖

方雀跃而出

像天空开启了无数瓶香槟

到处喷涌着雪白的泪涛

我迎着风走

像一颗孤独的地球

雪粒像无数颗小行星

呼啸着扑面而来

究竟要走多少光年


行星都碎成了雪

一亿次擦肩

换不来一面之缘

一次完整的撞击

我深陷冰冻与黑暗

你粉身碎骨来相见

而我已不识你容颜

雪被激怒了

卷起白色的狂沙

把冰霰装满弹夹


气急败坏地强吻

枪就抵着我下巴

却又忽地软化

下得有一搭没一搭

钻入怀中索吻

亮晶晶地装傻

我只一言不发

它倒连篇怪画

给平实的地砖

添上奇谲的纹路

混充大理石

给枝干皴上鳞片

老树颓靡尽扫

大奋余威

连连祭出飞龙在天

又化身银针白茶

被一股股冷风冲泡

或鼓噪激扬

或弥漫氤氲

或雍容以降

从高处望下去

冻青树像一溜酒坛子

诱你循香去喝

你刚要上前痛饮

却见一片片叶子殷殷地擎着



一匙匙满满的白砂糖

像甜的冰片

像碎的水晶

颤巍巍地向你献宝

俯向这盈盈的一口酥雪

还没尝到就透透的醉了

雪晴梦醒

才惊觉又被逐出天堂

幸好可以追逐流浪

再不必相拥着冻僵

春雪沙沙地唱着欢歌融化着

草丛里像卧着一只只小白羊

草坪从一块厚厚的奶油蛋糕

变成一盘清爽的小葱拌豆腐

冻青树则像洗了个泡泡浴

舍不得冲掉那细腻又绵密的泡沫

杨树为了吸睛

挂出一面面铜锣烧般的叶子

趁大家垂涎的当儿

忙在脖梗和耳后藏了点私房雪

灌木仗着前凸后翘

攒下了更多

有的像姜饼人

有的像肥肥的白鸽

有的像撒欢儿的独角兽


有的像三千白羽

沉浮在云端厮杀

这是一场空降

没有一个小伞兵投降

有的为爱登陆

有的将恨换防

有的撺掇冬树

有的鞭策春光

剩余的统统存入风景银行

赞助下波的胜利大逃亡

点开私房雪的相册

猜我收藏了几张



走过


走过荆棘走过火

不顾燃烧的灼热

走在怒放的岩浆玫瑰中

从容漫步

风衣的下摆

缓缓舒卷

温柔地亲吻着

发烫的来路

缱绻的发丝

不舍地挥别

灰烬的追逐

不羁的目光

永恒注视着远方

深蓝的天幕

星系的国度

走过险滩看日落

不顾那冲波逆折

走过余晖的痴缠

向着琉璃世界的灿烂

 

像闪电中高飞的雨燕

定格在被照亮的瞬间

身影飘忽如露

倏而不见

一丝微笑如凝

永在唇边

无惧碎石的啮咬

浊浪鬼祟的出没

只为那千里波涛

万重云雪

百丈霞光的诱惑

走过坎坷

走过脆弱

走过伤心欲绝

走过一无所获

走进秋天的美景

纵然没有果实等待收割

走过漫长的冬夜

迎着风与寂寞耳鬓厮磨

走过爱的苦涩

像窗棂得不到晨光的抚摸

走过恨的折磨

像海底的断锚般不知所措

辗转涸辙

终夜看帘外霓虹闪烁

 

淡然离开

接受也是命运的功课

听过一段歌

余生都在梦里循环着它

爱上一片海

折好后从臂弯慢慢滑下

淋过一场雨

再晴的天都有水珠轻洒

恋上一幅画

也只能在心中静静悬挂

流淌的幸福

为何总在天亮前凝固

戒掉了眼泪

能不能增加爱的密度

放弃了全部

带上这份不能拆的礼物

潜伏的孤独

如冷箭在体内势如破竹

青涩的脚步

和如织的绿毯格格不入

浴鸩的双目

颠狂交织伊甸园的蛇舞

脉动的心烛

边剪边挛缩着血流如注

 

如椽的湛卢

腰斩了青春的执迷不悟

潮湿的坟墓

爬满了汩汩蠕动的惨书

蚁噬的痛楚

在千疮百孔中为爱超度

沧海遗珠

没有新伤就看不到日出

火中摆渡

残浆是希望散落的骸骨

倚天放牧

等风吹草低时重现江湖

才能漂杵

却将疏狂换作沉舟破釜

走过雨夹雪的缠绵

走过风入松的浪漫

天明时不再想念

与平淡相看泪眼

走过红满地的深渊

走过云密布的欢颜

时光灌醉了遗憾

悲伤也变得慵懒

走过落叶的委婉

做一片乖张的苔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