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绽放爱情


 往事 

 绽放爱情 


/ / /


一段激情燃烧、汹涌动荡的往事,

给予人精神的冲刷和审美的震撼,

使之演绎出新时代爱情生活的华彩乐章!






 内容简介 


小说以出身在农民家庭的男主人公梁伟麒参军入伍后又转业回到地方为线索。以崇尚爱情的女主人公谌芯卬追求平凡的没有一点背景的梁伟麒为主线,讲述他们不为权钱而相爱的纯真感人的故事。


现实地讴歌了“90后”的青年人,在爱情、工作中相互信任、支持的乐观主义精神。



 作者简介 


蔡晓苏,男,1961年8月出生。


1981年10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曾有小说、诗歌、散文散见于《小说界》等报刊,出版长篇小说《爱情只是荷叶上的一颗露珠》。





 内容节选 


你别看梁伟麒是个二十七岁的大小伙子,但他还从来没跟女孩子这样拉着手呢。在部队时,那年他记得,自己已经二十五岁了,提副营第三年的“八一”节那天下午,全师组织了一次庆祝“八一”建军节活动。梁伟麒本不想参加这次活动的,硬被战友们拉上去朗诵了自己写的一首散文诗,《心灵的放歌》:


我正在书房里赶写一篇文稿。忽然,“啪啪”的声音在拍打着窗子。我抬头一看,惊呼:“下雪了!”昏黄的灯光里,洁白的雪正纷纷扬扬地漫舞,好一个优美的景色。


窗外的雪花比先前稠密了。营区里一片洁白,显得很寂静,仿佛没了声息般。唯有那漫天劲舞的雪还在相互簇拥着、亲吻着,显示着自己的生命——一种可贵的生命!一阵风儿吹来,掀起她晶莹的身姿拍向我的窗,随后又翩翩飞向一旁,像蝴蝶般漫舞,又好似天女散花,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地飘落到地面。昏暗的天空被飘扬着的洁白的雪花映亮出柔和、朦胧和奇异。


近些年,洁白的雪比以前显出许多的金贵,冬日一到,看着灰蒙蒙的天像要下雪了,可老天爷总是那样吝啬。年轻时,只要一入冬,雪就会漫天飞舞起来,一直到入春还会飘上几场大雪。那叫“瑞雪兆丰年”。那时,只要是白天下雪,我总喜欢站在门口,望着前面辽阔的田野被鹅毛大雪连为一体,心里总有一种莫明的激动和喜悦。雪地上已白茫茫一片时,我轻轻地踩在雪中,倾听着脚踏积雪的“嚓嚓”声,有股说不出的惬意。捧一把晶莹剔透的雪在手中揉搓,慢慢地,一股温热便从手心向身体蔓延。


窗外,刚才还昏暗的角落,此时也被雪衬托得那样光洁,连密密麻麻的冬青树的根下也是一片白。


自然界创造出来的美总是令人叹服和惊讶,尤其这洁白的雪总是在不经意地构思中炫耀着自己,像恋人间纯真地表白。


冬青树已戴上洁白的绒帽,旁边的腊梅已是洁白如玉。


树上微出版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尊重每一部作品的价值


雪就是这样诚挚,人世间无论你喜欢的和不喜欢的,只要能容得下她洁白的生命,她总会幸福地为你去死。


在雪的世界里定会感到一种无法用词汇表述出的意境,令你浮想联翩,还会发现那上面仿佛洋溢着一种难以言状的冬日的光焰,一种平和与完美。


窗外的雪仍在庄重地、悄悄地漫舞着。


嗬!多么希望这片片洁白的雪是十三亿颗中国人的心在尽情放歌啊!


就这首诗,令梁伟麒在全师范围内一炮走红。也给自己带来了麻烦。本师师长的女儿慕名而来。梁伟麒也没想到,到地方后又是这样,这令梁伟麒的心更加冷了。好歹他有业余爱好,否则该怎么办他也不知道。他怎么会不感到那个呢?但谌芯卬她也不像是个什么厅长家的千金了,更谈不上是什么男女有别了。



黄昏带着淡淡的泥土气息,白天人世间一切的躁动都渐渐地趋于平静、安详,夕阳的余晖披在匆匆过往行人的肩上,给人一种美好的向往。


回家的路上,梁伟麒想让谌芯卬轻松些,边走边讲了一个段子,说的是第一次见面的男女,他们有车也不乘,只是走着。


走了好久了,男的说:“我饿了。你呢?”

“有一点。”女的回。

“该吃饭了,你回家吗?”男的问。

“今天我家没人,我在外面吃好了。”女的说。

“哦,我知道有一家面馆还不错,我们一起去吧?”男的说。

然后一起走了两站路多一点,来到一家大排挡。

“老板,来两碗三鲜面,素三鲜。”男的对老板说。“我不要鸡蛋,你呢?也不要吧?老板,两碗都不要加鸡蛋。”

“我有事,先走了。”女的说。

“哎,不是说一起吃饭的吗?怎么就走呀?我送你,等等,老板,只要一碗就好了!”

这一说,把谌芯卬逗得直笑,说:“你也想做那个男的?”

“你愿意做那个女的吗?”梁伟麒问。

“你愿意做,我也愿意做。但我是不会像那个女的不吃就跑的。我反倒认为这样的男人虽小气了点,但在做人方面还是像我们家伟麒好了。”谌芯卬欢快地说着。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