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痴恋

1

1

痴 恋

· · · · · 

1

1

1

1

1

1

1

1

1

1

再见时

雪已落满鬓发

步履也已蹒跚

可心还如初

燃着夏日的炽焰

漫长的沉寂

均已拂尽

久酿的激情

从尘封的闸门中汹涌

泛起醉人的春澜

啊,不觉又回到了当年











作者简介




彩云,本名黄淑云。


1947年出生在河南洛阳的一个小村庄,毕业于黑龙江齐齐哈尔师范学院,曾任职于黑龙江兵器工业职工大学。一位古稀之人揣着童时的梦,舞动着手中的画笔,勾勒出心中那份难以释怀的爱。她不是因为曾就读于高校中文系、曾任职过副教授才挥笔泼墨,只为追求爱的真谛以及“爱”与“情”在人生过程中的朴素与神奇,还有那份执着与迷惘。


她曾在地方报纸刊物上发表过多篇短篇小说,如《没有新娘的婚礼》《离婚》等。2019年出版了第一部长篇作品《熔恋》,《痴恋》是她的第二部长篇作品,《熔恋》的姊妹篇。



内容简介




一个让人动容的故事,揭开了曾经的不同人生,它让人振奋、崇尚、敬畏、深思……


书中活跃着一批跟随时代发展的不同人物:


乌兰其其格在人生的最后时刻,在即将空白的大脑里仅存的是她超越亲情的童年,还有那段铭刻于心的恋情……


周铁心年逾八十,仍然惦记着激情燃烧岁月中那段未了的深情……


王一穷违背时代的恋情承载了整个故事……


一代又一代不同人物的命运,融合了纠缠不清的爱与恨、悲与欢、生与死,让人潸然泪下。


秋望

当所有的喧嚣

都已静谧

当所有的故事

都已讲完

唯有灵魂如海

汹涌澎湃

一个魂牵梦绕的名字

在心的深处呼唤

天边一行鸿雁




引 子





一九六〇年,饥饿的魔鬼在神州大地上肆虐。


十月的北方,天气开始变冷,气温一天天地下降,西伯利亚的寒流悄悄地偷袭着美丽富饶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北风夹杂着雪粒无所顾忌地在草原的上空呼啸,草原失去了夏季绒绒绿毯的美丽,变得枯黄,枯草在寒流中颤抖着、呜咽着......


一天傍晚,一匹深棕色的大马,仰着头迎着风在大草原上奔驰。马背上的北方大汉一手紧握着马的缰绳控制着马的速度,一手小心翼翼地护着他那宽大的蒙古袍里揣着的女婴,不知是饥饿还是因为马奔跑时的颠簸,女婴哭声不断,时强时弱。大汉轻轻地拍着哭泣的女婴自言自语:“乖宝宝,莫哭!一会儿咱就到家了,你有家啦!你有了阿布、额吉,就是阿爸、阿妈!还有很香的羊奶吃,听话,不哭!”


大汉的自语,那婴儿似乎听懂了,停止了哭声,在大汉的怀抱里慢慢地、甜甜地睡着了。


SWEET


LOVE




正文节选

2020.1.1




第一章

 

乌兰其其格躺在充满药味的病房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胸口像压了一块巨石一样,压得她吸一口气都变得异常艰难,竟要使出浑身的解数,付出仅有的那点力气!只有在呼吸机的帮助下,才能平稳地获得那点身体急需要的氧气!胸口难以忍受的疼痛折磨着她,哌替啶的麻醉似乎已经不起作用,她在与病魔抗争。

 

乌兰其其格往日红润的圆脸失去了光泽,已被灰白所代替,丰满的身躯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谁都不敢相信仅仅半年的时间,病魔就把一个有魅力的俊妇变成让人难以接受瘦骨嶙峋的骷髅!


那对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已失去了往日的精神,半开半合地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她感觉到了死神正在向她走来,她清醒地意识到生命的列车已到了终点。她要下车了,她很不情愿,未了的心愿揪着她,拽着她,情还未了,心还难舍。

 

她昏迷了!

树上微出版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尊重每一部作品的价值

第十章


张国安跌入了难以自拔的爱河,连他自己也弄不清怎么就一步步不自觉地出轨了。


在那通往省城的列车上,第一次偶遇郑婉茹时,对这位身材纤细、庄重文静并很有礼貌的小女子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并不自觉地和她攀谈,随即就是郑婉茹突如其来的到访,提出要自己帮她打一桩官司的请求。他帮了她,她又以各种形式对他进行报答,他们之间亲密的关系是从哪儿开始的,没有确切的界限。


那是一个冬天的下午,身着裘皮大衣的郑婉茹走进了他的办公室,办公室除了张国安在伏案书写以外,别无他人。她迅速地塞给他一个信封,嘱托他:“我走后,你再拆开看。”说完她没有逗留,大大方方地离开了那座神秘的大楼。


那个难忘的晚上,时间已接近晚上十一点,外面漆黑的夜笼罩着整个城市。郑婉茹还在他家谈笑风生,乌兰提醒:“国安,该送茹妹回家啦!”这才结束了两个人意犹未尽的闲谈。在送郑婉茹的路上,在微弱的路灯下,郑婉茹故意放慢了脚步。当着乌兰的面他们两人天南海北地唠个没完,从陈佩斯的小品到冯巩的相声,从宋丹丹的演技到李幼斌的《江山》,唠到可乐之处,两个人会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