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冷月亮








小小说被誉为“桌子上的舞蹈”。


高水平的舞者总是舞步轻盈,舞姿优美,能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

///

//





作者简介

林谷,壮族,1960年生,广西上思县人,上思县档案馆退休干部。初中学历,广西作家。


曾任《中国共产党上思历史》执行编辑、《上思县志》编辑、《文岭》小说责任编辑。著有小说散文集《布谷声声》。




////

///

//




    序    

生活片段,笔底波澜

——《冷月亮》

黄少愚


小说专集《冷月亮》是以小小说为主,它的出版,于作者本身来说,是第一次,于全县小小说的创作来说,是第一人,在防城港市也是为数不多。虽是初出茅庐,但却出手不凡。正如著名作家茅盾对小小说本身的赞扬那样:“一鸣惊人!


”读完林谷的小小说,掩卷而思,总的感觉是令人满意的。他对于小小说的选题、立意、结构、情节、人物、语言等技巧的探求,已经是日臻成熟,颇得个中之味了。


小小说和其他文学作品一样,要有一个完整、统一、和谐的结构,而小小说的特点是以小见大,它比短篇小说表现得更精粹、更单纯、更洗练。


真正的作家是靠作品来支撑,而不是靠序文来吹捧。今天,我蒙受作者的厚爱,捷足先登地读了小说专集《冷月亮》,写了这篇短文。作为序言,难免有见仁见智之说,卓见竟如何,读者自知之。


2018年9月12日于上思




////

///

//




精彩内容节选

丝花桥


丝花与青山办完离婚手续不久,就决定嫁给村里的光棍汉大梁了。

 

这个消息使村里人张开的嘴巴拢不上来了。但消息不止这些,已在广东当上老板的青山传来话说,如果丝花嫁给村里的大梁,他就撒回村里的修桥资金。

 

丝花嫁鸡嫁狗不要紧,要紧的是那座准备修建的小桥!

 

村里几位有名望的老人去找丝花,说,好男人有一千一万,你年轻又漂亮,出了这个村子,你爱嫁谁就嫁谁,就算是为我们村积点阴德吧,求你了。

 

丝花说,大梁爱我,一定要嫁!再说了,是青山负我,又不是我负他。

 


青山五年前就到广东闯世界,刚去的两年,经常给家里寄钱,也常回来看丝花,但自从当上工头后,他就养起小蜜来了,打那以后,家里的门槛儿从来就没迈进过,只给丝花母女汇来足够的生活费。青山虽是负义,但他还有恋乡之情,从公路通往村里的那段水泥路是他出钱修建的,最近他还答应出资在村边的小河上修建一座小桥。


为此,乡亲们都把青山当作活菩萨来奉着。如果不满足他的要求,那座小桥就建不成了,往后人们往返县城,还得坐着渡船过河……

 

丝花的娘也坐不住了,来找丝花。娘说,你跟青山离了就离了,娘不怪你,但你不能赖在村里嫁人,往后娘的老脸往哪搁?人要脸树要皮啊!



三叔


三叔真的做保洁员了。每天清晨,他推着三轮车,挥舞着扫把在环村水泥路上沙沙地打扫着,太阳露脸的时候,他就把路扫完了。


村里人开始议论了,有人说,三叔这人也太看重钱了,退休了领三四千元的工资,回家后还做保洁员,真是往钱眼里钻了。也有人说,三叔可能是被双开了,他又不敢跟儿子说,没了工资,他不做保洁员就没法生活了……


这些话传到了三叔的耳朵里,三叔只是笑笑,后来他干脆把领来的三百块钱全都用来买了塑料袋,挨家挨户地发给村人装垃圾,村子一下子就干净起来了,这时候村人才知道冤枉了三叔。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尊重每一部作品的价值



三叔又种菜又养花又做保洁员,他的饭路通了,精神好了,身体很是硬朗。三叔整天乐呵呵的,逢人便问:“我的保洁员做得怎样?”大家都逗着他,说:“还差得远呢!”说完,大家都笑了。

 

这天拂晓,三叔又像往常一样,挥舞着扫把沙沙地打扫村道。突然,一阵轰隆隆的声音打破了山村的寂静,接着便是一阵阵刺鼻的气味。透过薄雾,三叔看见一辆汽车正停在村边的一块空地上。

 

不好,有人倒化工垃圾!“不能在这里倒垃圾!”三叔跑了过去倏地蹬上了车踏板大声喊道。

 

司机见只三叔一个人,便笑嘻嘻地说:“这地空着也没种庄稼,不碍事的,让我倒吧!”说着便抽出一张百元的钞票递给三叔。

 

“我不要钱。”

“你要什么?”

“要你的良心!”


“好,我这就给你良心!”司机说完,“嘭”的一声照三叔的脸上就是一拳。


“快来人啊,有人在村边倒垃圾啦!快来人啊……”三叔倒在了地上,但他还在拼命地喊着。那车垃圾没有倒下来,听到三叔的呼喊,司机仓皇地把车开走了。村人赶来了,他们急忙把三叔送进了镇医院……

 

几天后的清晨,村道上又响起了沙沙的扫地声。

 

作于 2016.12.26

省略号


他远远看见一个人在马路上啖甘蔗,那人一边走一边吐着蔗渣,一串长长的蔗渣均匀地撒在地面上。周围的人都视而不见,没有一个人上前制止。这样不讲公德,怎么行呢?他二话没说,就快步向前走去,想制止那个人。


“干什么去?”一个同事拦住他问道。


“我发现有人随便丢垃圾,我要制止他。”他一心想追上前面那个啖甘蔗的人。


“你想上镜?”同事火了。


“不是!如果人人都像他这样,那城里不就遍地垃圾了?”他气愤地说。


“你是山姆大叔?”同事没好气地问。同事知道他是个爱管闲事的人,怕他出事,就阻止了他。


“我不是,但我要管!”他推开了同事后,继续朝前赶。



他发现那人还在丢蔗渣。他想,如果有人制止乱丢垃圾的人,马路就干净了,清洁工就不那么辛苦了,行人也就舒服了。他继续加快了脚步。“干什么去?”一个朋友拦住他问道。“我想制止前面啖甘蔗的人。”他头也不回地对朋友说,因为那人离他越来越远了。朋友转过身来倏地把他抱住。“你是城管?”朋友对他吼道。


“不是,但我要管!”他的声音清脆而响亮,他在极力地挣脱朋友,因为那个人仍在不停地吐着蔗渣。


“你不怕挨揍吗?”朋友黑着脸问道。


“不怕!他理亏,他不敢!”他坚定地说。


就在朋友抱住他的时候,啖甘蔗的人丢了手中剩下的甘蔗,拐进了路边的超市去了。朋友舒了一口气,然后放开了他,说:“如果不是我拦住你,今天你就要出事了。”


他感到茫然,陌生般地望着他的朋友。


马路上的蔗渣,像是一串长长的省略号……


作于 2016.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