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再见,我的年华




再见,我的年华


my life

is happiness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再见,我的年华/夜萱著.--哈尔滨:北方文艺出版社,2020.4

ISBN978-7-5317-4624-9

Ⅰ.①再…Ⅱ.①夜…Ⅲ.①长篇小说-中国-当代

Ⅳ.①I247.5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9)第181573号


内容简介



我听说,记忆这种东西,往往沉淀的时间越久,就会越滚烫越深刻?

那么,在很多年后,你还会不会回忆起你的青春?

会不会回忆起上课时垫在课桌下的漫画和小说?

会不会回忆起毕业照上那个刻板僵硬的微笑?

会不会在某一刻猛然发现,其实你的青春并不完美?


而如果,在你的面前,正摆着一张重回青春岁月的门票——这是一个关于青春与遗憾的故事,女主角夜萱,有着与太多人相似的曾经,又有着太多人向往中的面孔,她从不畏惧、她披荆斩棘、她逆光而行……


或许你不是她,可是至少在这一刻,你可以成为她。

和你所遗憾的不完美,好好道别。



作者简介



作者夜萱,原名侯晓萌,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90后青春文学作家。

代表作品:《越过谎言拥抱你》《最后的秘密花园》等。



节选①:胖子的倔强



这间屋子里的温度似乎有点高。

踩在粗跟高跟鞋里的小腿绷得很紧,凸起的肌肉破坏了笔直双腿应有的美感,肉呼呼的肚子一鼓一鼓,急促的呼吸毫不留情地暴露了她一心想要掩盖的愤怒。

是的,愤怒。

这个愤怒的女人算不上漂亮,长时间的僵持让她脸上的 T 区泛起了油光,紧咬的牙关、垂下的嘴角,让她的咬肌显得异常发达,虽然此刻她的头倔强地向上扬着,也丝毫没有“高傲的孔雀”那般的美感,充其量,只能算得上是一个高傲的胖子。而在高傲胖子的对面,则坐着另一个胖子。

大腹便便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转椅上,从双方的“硬件设施”上来看,女人就已经输得片甲不留。可偏偏,这个早已确立胜利地位的人,却也同样怒不可遏,他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江晓萱!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去不去给客户道歉!”


“不去。”冰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两个字。


“客户永远是对的!这是公司的规定!”男人指着江晓萱的鼻子,搬出这个毫无道理可言的规定来逼对方就范。


若是不提这句话,江晓萱还有可能心平气和地,站在自己的角度和这位领导说说心中的委屈,可眼下,对方的这句话,就像是一簇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火苗,点燃了江晓萱心中那颗巨大炸弹的导火索。


江晓萱本能地想要还击,却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淡淡道:“不去。”

“你!”

“笃笃笃。”

清脆的敲门声。

一个女人推门进来,微微笑了笑,她的妆容精致,一颦一蹙里藏着女子应有的温柔,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上去,都是男人最想要保护的那种类型。


“范主任,刚刚电销部接到了一个大单,对方想要一些优惠,电销部拿不定主意,

您能去看一下吗?”

一听“大单”,范主任的眼睛里骤然亮起了光芒,他忙不迭地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

“快带我去看看!”

“您请。”女人微微笑了笑,闪到一边,给范主任让路。


范主任迈着大步,白色的西裤被肥胖的屁股撑得紧紧的,似乎随时都可能崩开。他走到门口,又忽然回过头来,对江晓萱丢下一句:“你在这儿给我好好反省!我等会儿再和你算账!”

江晓萱在心里骂了一句,确认范主任走远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晓萱。”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推开玻璃门偷偷溜了进来,怕自己的突然出现吓到江晓萱,特意在门口轻声喊了江晓萱的名字,却还是把对方吓了一跳,差点从椅子上弹起来。

江晓萱回过头,看清了来人之后,松了一口气,后背重重砸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女人绕到江晓萱面前坐下:“晓萱,你这又是何必呢?虽然说那个客户无理取闹了点,不过你得这么想,他不是冲你,他是冲这个事儿对不?”

“他就是一个住店的,他有什么事干吗不找宾馆前台啊?他……”

“我知道,我都知道。”女人打断江晓萱,示意江晓萱平静下来,“干咱们客服这行的,哪有不受气的啊?”


“杨姐,我就是想不通,我凭什么受这个气啊?”江晓萱将头撇到一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这孩子,凭什么?咱不就是为了这个工作吗?”杨姐叹了一口气,看江晓萱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工作,这破工作有什么好的啊?每天除了接电话磨嘴皮子,就是受这种窝囊气,我都能看见自己五十岁时候的样子了。”江晓萱微微低着头,语气里没有轻蔑,没有中伤,却带着最无可挽回的不屑。

 杨姐的脸色有些讪讪的,虽然知道江晓萱攻击的目标并不是自己,却还是有些不自然:“这工作哪儿不好?我看就挺好!国企单位,五险一金,上哪儿找这么好的单位去呀?晓萱啊,杨姐知道你是大学生,不过我说句话,你真别不乐意听,你要是离开了这儿,可就真找不到比这儿更好的单位了。”

YOUTH





节选②:回不去就是回不去



一周之后,申斯瞳正式回归学校。

只是依旧心不在焉,刚上第一堂课,就举手去了三次厕所。可每次拿着手纸冲出教室的时候,都步伐矫健,哪有一点拉肚子的样子?倒像个上蹿下跳的猴子。


夜萱偏头拄着下巴,果然,她就不该对申斯瞳抱太大希望。以前,他起码上课的时候还知道坐在教室里,现在可倒好,下课的时候不见人影就算了,可上课了,也依旧看不到人。


夜萱趁着下课,去他经常出没的地方绕了一圈,到底还是悻悻而归。

唯一能寄予希望找到他的,只能是短信。

“你去哪儿了?”

“在外面,怎么了?”

毫不怠慢的回应,让夜萱的气一下子就消了一半。

“不是说好这次回来要好好上课的吗?”依旧是责备,只是这一次,掺杂了几分甜蜜。

“当然,只不过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事比上课还重要?”

“这就是比上课更重要的事!”

回复夜萱的却不是短信,而是从门口传来带着粗重喘息的呼喊。

夜萱抬起头,申斯瞳抱着一捧玫瑰,正倚在门框上。由于剧烈运动的缘故,他的胸膛起伏得很厉害,额前的刘海被汗水黏在脑门儿上,看上去狼狈却耀眼。


“你这是干什么?”夜萱站起来,心跳得很快。

“这就是比上课更重要的事。”申斯瞳缓缓走到她面前,“刚刚上课的时候,第一次我出去,是去找邵雨蔷,跟她正式提出分手;第二次我出去,是去给你准备惊喜;第三次,是取我订的这束花。”

申斯瞳把玫瑰放到鼻尖下深嗅了一下,接着捧到夜萱面前:“我还记得,上一次我送花给你的时候,你拒绝了。那这一次,你愿意接受我吗?”


夜萱笑了,伸手接过玫瑰。

“我……”

“真是深情告白啊!听得我都要落泪了呢。”门外突然闯进一个不速之客。数月不见,她还是那么漂亮,还是那么耀眼,也还是那么恨自己。

我愿意。三个字说出口,也不过1.3秒。可为什么,偏偏就是这1.3秒,也都不肯留给她?为什么,偏偏要是现在。


这样的巧合,让夜萱觉得不安。

申斯瞳伸出手,把夜萱挡在自己身后:“邵雨蔷,我们已经结束了,事实上我也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我们之间的事情,你清楚,夜萱也清楚,你就别在这里做什么文章了。”


“哎呀呀,你这话说的,把我当什么人了?”邵雨蔷眨眨眼,笑得无暇,“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不过……作为跟你破镜重圆的前前女友,恐怕现在,她已经不是最了解你的人了。那么,我想,我应该有这个义务,把我知道的,都告诉她吧?”


“邵雨蔷!”

陆羽豪火急火燎地跟着冲了进来,一把拉住邵雨蔷的手腕就往外拖。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看夜萱一眼,神色有几分凝重。

“你干什么?别碰我!”邵雨蔷尖叫着甩开陆羽豪。

“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干什么啦?我不就是好久没见夜萱,上来跟她说说话嘛。”邵雨蔷顺了顺自己的bobo头,又抻了抻刚刚被陆羽豪弄皱的袖子,“夜萱,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呢!




树上微出版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尊重每一部作品的价值

你想不想知道,那天晚上,申斯瞳在我耳边说了什么哦?”

“哪天晚上?邵雨蔷你别在这血口喷人!”申斯瞳握紧拳头,如果不是因为邵雨蔷是个女生,他一定冲上去打掉她的牙!

“没关系,这是你们在一起之间的事,我不介意。”夜萱笑笑,她太了解申斯瞳,一看他的反应,她就知道,他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

“很抱歉,我不是说我们在一起之间,我说的是你们在一起之间。”邵雨蔷特意加重了“你们”两个字,“你还记得你和张曼琳她们,弄什么学习小组的时候吗?那个时候,你们每天都是学习、学习,都没人陪我玩了,可真是把我无聊坏了,多亏了有申斯瞳陪我。申斯瞳,你说是不是?”

夜萱愣了一下。

那一瞬间,她想到了很多。

一到放学就不见人影的申斯瞳,总借口说对学习没兴趣先走一步的邵雨蔷,还有一心只扑在学习上的自己。

“她说的是真的?”夜萱瞪大眼睛看着申斯瞳。

“我……”

申斯瞳本能地想要辩解,却欲言又止。

夜萱摇摇头,她已经不需要答案。

她说的就是真的。

“我说邵雨蔷,你就不能不胡说八道吗?你能不能别这么恶毒?”陆羽豪站出来打圆场。

终究还是不忍心看她受伤。

“我恶毒?哦对,跟你这个死心塌地的追求者比起来,我的确是有点恶毒。”邵雨蔷却不气不恼,“夜萱,关于这个追求者的故事,你想听吗?”

“我不想听,你走吧,快上课了。”夜萱坐回座位,低头盯着面前的练习册,迫不及待地希望那些密密麻麻的字符能从练习册上跳出来,挤满她的大脑。这样就能什么都记不住,也什么都不去想。

“算啦,你不想听就算啦。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过就是我当初的那个计划,他也有份而已。”

夜萱抬起头,她本以为她能做到处变不惊。

“我就知道你不相信。”邵雨蔷掏出手机,在键盘上按了几下,接着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拍。

“你到底要做什么?”

“别紧张,我只是想得到一点点的公平而已。而且这件事,对你也有好处,不如我们合作吧。我有办法让他们分手,而只要你能把握住时机,她就是你的。”

“……怎么合作?”

足足停顿了一分多钟,陆羽豪才终于迟疑着开了口。

夜萱不知道陆羽豪究竟挣扎犹豫了多久,才能在录音里留下如此大片大片的空白和沉默,冗长到如果不是间或有风簌簌萧萧地刮过,夜萱几乎要以为,是邵雨蔷的手机断电关机了。

可沉默怎样?纠结又怎样?他到底还是动了心。

夜萱的视线缓缓右移,对上陆羽豪的眼睛。

目光不过几秒钟的交汇,她却仿佛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几十种情绪,有不安、有愧疚、有后悔……也许还有些别的什么,她也说不清。

只是唯独没有遮掩。

也许是他记住了自己曾经说过的那句话:你一点都不会说谎。

可谁又能想到,偏偏是这个不会说谎的人,却将自己骗得最久。

说起来,好像的确是有那么一点可笑。

夜萱扯扯嘴角,妄图挤出一个轻蔑的笑做为回击,却不成想,才刚牵动了脸上的几根神经,眼泪和鼻涕便已经不受控制喷涌而出。

夜萱捂住嘴,她完全想不通,自己连申斯瞳的背叛都咬牙撑过去了,又怎么会为了他一个普通朋友而哭泣?

她只知道,她彻底沦为了一个笑话。在跟邵雨蔷的这场较量里,她还没出手,就输得体无完肤。

曾经,她认为只要她和申斯瞳在一起,她就不怕邵雨蔷;可到现在,她才发现,邵雨蔷至少还拥有证据和仇恨,而她,什么都没有。

就算再不甘心,她也必须要承认,她就是一个失败者。

夜萱趴在桌上,像是一头受伤的鸵鸟,声音呜哑:“韩亚乐……请把他们都赶走。”

可事实上,对于她的请求,连她自己都不抱任何希望。

她最信任的人都可以如此轻易地背叛她,她又还能去相信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