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要闻】做书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作者:周贺 2020年10月27日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1603780649164036737.jpg

编辑不仅是助产士、接生婆,也是精品出版物的组织者、策划者和培育者。在一本本精品图书背后,凝聚的是编辑们的心血。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获取更加便捷,知识服务方式更加多元,纸质书阅读也需要进一步推广才能在读者间引起关注,某种意义上,探寻其出版背后故事的意义正在于此。

一本书的出版过程,非数月不能完成。这背后,编辑的阅读量几乎以百万字计,选题方案、沟通邮件、审稿意见、封面文案、营销策略等文字工作更是数不胜数,然而这还不是全部,盯印刷、跑活动、做直播……“一专多能”在编辑这个岗位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与作者的交往有笑有泪

作者是一本书出版过程中,与编辑关系最为密切的人。两者的相互碰撞,对于图书的最终呈现形态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时,他们之间的交往故事也会成为出版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当下的出版环境中,身为内容源泉的作者是话语权相对较强的一方,尤其是名作者。但强弱失衡的关系明显不益于文化事业的发展。美国当代最伟大的文学编辑之一罗伯特·戈特利布认为,“作者与编辑的关系必须是平等的,至少是平衡的。”

当然,也不乏与作者相知相惜、共同成长的编辑,比如蒲蒲兰绘本馆编辑马皓月与绘本作者卷儿。卷儿今年出版的新绘本《从前有个月饼村》是她和蒲蒲兰绘本馆合作的第三本书,因为都是同龄人,她和马皓月成了好朋友。在相互欣赏、相互尊重的前提下,加上美术编辑对于绘画风格的建议和助力,《从前有个月饼村》获得了较好的市场表现,首印1万册1周售罄。

也有编辑“小白”碰上大咖作者、策划案写了数稿、终于做成一本书的情况。天天出版社一位入职3年的编辑在策划选题时,看中了一位百万级的畅销书作家,但第一次提出的选题方向被婉拒。之后这位编辑并没有放弃,而是做出了不同方向的策划方案,终于约到了作者。历近1年,这本《诸子百家闪耀时》出版了。

作为编辑,学会与作者打交道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技能,无论时代如何发展、技术如何进步、通讯如何发达,编辑对作者真真实实的关怀和帮助都是必不可少的。而在这其中,真诚大概是一切道路的通行证。

打磨书稿只是基础工作

新时代呼唤“工匠精神”的回归,对出版业而言,不忘初心、追求极致的工匠情怀更是不可或缺。落实到具体的编辑业务中,书稿打磨过程就是工匠精神的真实体现。

“差错率在允许范围内就万事大吉”的思想要不得,急功近利、满足于“差不多”的做法更不可取,在有限的时间内,精心打磨,追求“完美”,方能成就精品。

以乐乐趣的立体书《花木兰》为例,团队没有让文字内容为立体效果服务,而是力求将故事讲得更鲜活,让立体形式为故事加分。基于耳熟能详的《木兰诗》,乐乐趣邀请著名儿童作家方素珍作为文字作者,经过反复沟通后,确定了文字脚本,将木兰还原成一个有血有肉的女孩子。立体纸艺和插画全部完成后,方素珍和编辑团队又对文字进行了最后一次调整:在保持故事线索基本不变,规定字号、行数和字数的前提下让语言更凝练。

在做书的过程中,因为一个词、一句话、一段文字较真的场景比比皆是,作者和编辑各持己见的情况也屡见不鲜。《诸子百家闪耀时》的编辑工作是在上半年的居家隔离期间完成的,编辑曾对作者的一个观点有些疑问,一通电话打了几个小时,搜集原典,各自找了5种论证,唇齿相对,各抒己见,终于达成了一致。

对文稿的打磨是编辑工作的基础,也是市场和读者对精品出版物的要求。美国当代著名社会学家理查德·桑内特曾这样概括“工匠精神”:是为了把事情做好而把事情做好的欲望。对编辑来说,就是对传世精品的孜孜以求,也是编辑立足文化本位的应有之义。

做书的背后远不止这些

与作者成为良师益友、精心打磨文稿,这就是编辑工作的全部了吗?当然不是。老一辈出版人曾用“一专多能”来概括编辑素养,既要拥有自身最为精通的知识领域,成为某一领域的“专家”,又要掌握广博的知识,具有“杂家”的特点。新技术的变革和市场环境的多变更是要求编辑具备技术素养、技术应用能力和市场意识。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在出版《蒙氏数学好好玩——经典蒙氏玩具绘本》这套书时,编辑团队从增强读者的体验感出发,以纸制品的形式在绘本中加入蒙氏教具,并制作了线上视频微课,帮助想要了解蒙氏教育的家庭找到正确的方向。

由此看来,编辑更像是文字功底过硬的产品经理,不仅要懂内容,还要懂运营。产品经理模式是互联网行业研发和推广“爆款产品”的关键所在,近年来更是频频引入出版领域。在媒体融合发展背景下,出版业要借鉴新媒体领域的技术、商业模式和思维方式,重塑编辑出版流程,这将会对行业的高质量发展起到非常积极的指导作用。

(本文编辑:刘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