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真实与皮相:经典碑帖临摹展实录




此地有崇山峻岭,

茂林修竹,

又有清流激湍,

映带左右,

引以为流觞曲水,

列坐其次。

虽无丝竹管弦之盛,

一觞一咏,

亦足以畅叙幽情。



《真实与皮相——经典碑帖临摹展》从策划到展出,历经半年多的时间,于2019年12月19日在浙江省苍南县文化馆展厅与观众见面。


展览分“与古为徒”“天下兰亭”“入古出新”三部分内容,共计展出一百多件作品。


书单推荐



今天树上微给大家推荐的好书——《真实与皮相:经典碑帖临摹展实录》,读书对人品性的塑造与临摹对书法品格的锤炼意义是相同的,阅读此书,你会受益匪浅!


本书已由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树上微出版精心制作而成!


新书预售中,限时抢购!


购买方式:


1.点击公众号后台→找到“微书店”→搜索《真实与皮相:经典碑帖临摹展实录》→点击购买即可。


2.打开taobao,搜索店铺“树上微出版”,进店购买即可。

作者简介


梁元甫,原名梁世鲍,男,1981年出生于浙江省苍南县,大学学历,供职于苍南县文化馆,任书法室主任,副研究馆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策展人。


曾获温州市人民政府“文艺希望之星奖”,书法作品曾获“第九届全国书法篆刻大展提名奖”“全国首届草书大展三等奖”“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序》佳作奖”,曾策划 “翰墨传情”当代书画名家作品邀请展(西泠印社出版同名作品集)、 “攒云”西湖画会玉苍山写生作品展、长物志——梁元甫书法艺术作品展、“上元景风”王加煦书法小品展、苍南县“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书法作品展等展览。


出版《温州书法百家百集系列——梁世鲍作品集》《长物志?梁元甫书法艺术作品集》。



内容简介

本书收集整理了苍南县文化馆同名展览的百余件书法作品,分“天下兰亭”“与古为徒”“入古出新”三个版块,同时穿插各个参展作者临摹的心得感受、展览现场的图片以及展览过程中社会各界对展览的评价等材料,力求做成一本有一定影响力、有一定学术价值、独具一格的书法临摹集。


 序 


世间所有技艺的习得,大抵在于学习、模仿。中国书法的这一学习方式有专门的名称——临摹。置碑帖于一旁,仿照其笔画书写的称“临”;将薄纸蒙于碑帖之上,依其笔迹复写的称“摹”。在中国书法史上,临摹始于何时,现在已经不可考了。可以确定的是,中国文字由工具性慢慢衍生出艺术性之后,临摹在其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东晋卫夫人《笔阵图》就曾记载:“蔡尚书邕入鸿都观碣,十旬不返,嗟其出群。”


南朝王僧虔的《笔意赞》说:“剡纸易墨,心圆管直。浆深色浓,万毫齐力。先临《告誓》,次写《黄庭》。骨丰肉润,入妙通灵。”


甚至有不少关于在书法学习过程中,临与摹应该安排在哪个阶段,能有较好成效的论述,如《丹铅总录》:“临摹两法本不同。摹帖如梓人作室,梁栌欀桷,虽具准绳,而缔创既成,气象自有工拙;临帖如双鹄并翔,青犬浮云,浩荡万里,各随所至而息。”南宋姜夔《续书谱》则认为:“唯初学书者不得不摹,亦以节度其手,易于成就。皆须是古人名笔,置之几案,悬之座右,朝夕谛观,思其用笔之理,然后可以摹临。”又称:“临书易失古人位置,而多得古人笔意;摹书易得古人位置,而多失古人笔意。临书易进,摹书易忘,经意与不经意也。”



不管是卓有成效的艺术家,还是名不见经传的艺术爱好者,大都有自己的艺术企图心——那些隐藏在创作或临摹作品背后的技巧习惯、审美趣味总是希望能被广大的观众发现并接受,甚至是认同、赞扬,总会希望自己的表达“真实不虚”。就像一次成功的临摹是从“皮相”到“真实”的闭环,一幅成功的书法作品,也是从创作者到观众、从“真实书写”到“真实感受”的闭环。


内容节选


邱朝剑

临薛绍彭手札

尺寸:32㎝×71㎝



余学书二十余年,主攻“二王”小行草,一直沿着书史脉络孜孜以求,“左右逢源”,力求对晋唐风韵、宋明意态有诸多的感悟与把握。


薛氏杂书卷之作,结体精严紧密,用笔中锋委婉遒美,风格古雅秀逸,深得“二王”精髓。临习时,本人做到尽量把握作品气息,减少时人写小行草的时尚气,在尺幅上接近原帖等。但活在当下,受时风影响,若能得薛氏之法万分之一足也!


王客

节临陆居仁跋

尺寸:47㎝×110㎝



陆居仁在书史上有名,但不是盛名,一是因为存世作品极少,二是风格特征不如其他书家明显。但从传承的角度言,却极其难得,用笔之精妙,结字之雅正,在整个元代都是第一流水平。更兼其人品高旷,笔墨超轶,令人有世外之想。对于陆居仁的关注,无疑是对整个书法史作为笔法核心道统的准确把握,提醒我们每个时代除了彰显于书史之中的风格类书家之外,那些恪守祖宗家法的人有多重要,尽管在当今编撰的类型化书法史中,他们往往显得格外寂寞。




树上微出版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尊重每一部作品的价值



项飞云

临米芾《蜀素帖》

尺寸:110㎝×1200㎝



《蜀素帖》常让我想到董其昌的一段随笔:“宋时有人以黄素织乌丝界道,三丈成卷,诫子孙相传,待书足名世者,方以请书。凡四传而遇元章,元章自任,腕有羲之鬼,不复让也。”这段逸事充分显示了米芾对自己书艺的自信。《蜀素帖》为米芾38岁时书写的自作诗八首,时值壮年,意气风发。此书恭谨之中含着不羁,痛快之余更兼沉着,似乎米芾要将平生所学融会此帖,传之久远,虽然少了晚年书作中飞扬狂放的神采,但狂士的恭谨正是此帖的魅力所在。我对《蜀素帖》看得多,临得少,通临尚属第一回,少了界格与蜀素的质地肌理,似乎意味迥然。



李求三

临神龙本《兰亭序》

尺寸:110㎝×46㎝



印到用时方恨少,兰亭临毕,搜遍书柜,始得数方,匆匆钤之,挂墙远观,起首两方白文大印太过突兀,思索良久,起一歹念,沿钤印中间果断撕开,边缘作虫蚀状,末尾留白较多,也一并撕去部分,以作呼应,自诩拟古。挂墙再观,方印仍清晰可辨,以红宣衬底,印迹若隐若现,甚为可爱,遂收手交付。正所谓舍得者,实无所舍,亦无所得,万物莫不在舍中得之,得之复可舍。


临摹无心得,记事以应之。



苏兴华

节临邓石如《小窗幽记》

尺寸:34㎝×68㎝



篆书初临秦《泰山刻石》《峄山刻石》等,近又临清邓石如诸家。秦篆高古,可惜皆为刻石。清人篆书为墨迹本,笔法墨韵明显,在学习篆书上可以借鉴。此次篆书对联创作,取秦刻石、邓石如篆书笔意,未有自己面貌,留待往后努力。


  -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