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要闻】耗时一年、10多次审校,做原创书到底有多难?

作者:李爽 2020年09月07日 来源:出版商务网

编者按:一套集天文、地理、人文于一体的书,从确定选题到成书,经历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在此过程中,编辑与作者经历了无数次battle。这套星空科普绘本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近几年,少儿类原创科普图书出现了很多令人惊喜的作品,原创作品占科普类的比例也大有提升。开卷数据显示,2020年1-6月,即使受到疫情影响,在整体图书零售市场同比下滑9.29%的情况下,少儿图书市场也出现了小幅上升,同比增长率为1.89%。其中少儿科普百科码洋占比也有所上升,甚至有反超少儿文学之势。

少儿科普作品的主题多样,物理、数学、历史、地理等等基础学科是大热门。在这么多样的选题里,怎样做一套脱颖而出的原创科普作品?有没有什么方向的选题是当前还没有成热门方向,却又是孩子们必须要关注的呢?

我们经历了一次次讨论后,决定做一个目前相对冷门的方向——天文学。并且要做就做原创,做带有中国特色的,适合中国孩子的天文学科普书。

中国古代那么多跟星星有关的诗词歌赋,“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中国航天人给航天器浪漫的命名——“嫦娥”“天宫”“玉兔”“鹊桥”……这些都是中国文化里独有的印记,做成成书也将成为最独特的一套星空科普书。

我们联系了著名的少儿科普作家刘兴诗老师,刘老师出版过几百本书,著作等身,频获大奖。刘老师关注世界,关注地球,关注宇宙,将自己几十年地质工作中运用到的天文知识写成一本天文科普书是他的夙愿。

1952年,刘老师在北大求学,当时地质地理系有一门《普通天文学》的基础课程,由新中国第一代天文学家戴文赛先生授课,在戴文赛先生的影响下,刘老师对天文学有了系统的接触和浓厚的兴趣。后来在野外地质勘探时,他通过星体辨方位,将天文学知识运用到实践中。

这让刘老师萌生了写一本星空书的想法,想教孩子认识星星,培养他们对天文学的兴趣。但给孩子的星空书最好的呈现方式是绘本,而此前刘老师的书多为插图本。联系上刘老师后,我们表明了我们做原创绘本的经验和决心,刘老师最终同意把这部新作品给我们操刀,这才有了这套《刘兴诗爷爷讲星空》。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120.jpg

作者:刘兴诗/文,一叶一画/绘;图书公司:湖北知音动漫有限公司;出版社:中国致公出版社;出版时间:2020年08月 

这是一套天文、地理、人文多元一体的书,分为春夏秋冬四册,按照12个月份的划分选取每个月最容易捕捉到的星座,对星座和天象做科普。将西方88星座与东方二十八星宿结合起来,囊括了天文学基础知识,星座背后的历史、神话故事,星座的观星指南,中西方观星的异同点,手工实验等多方面内容,配以全天88星图,将星空直观地展现在读者面前。希望读者们能通过这套书,对星空和天文学产生兴趣,走近星空,热爱星空。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127.jpg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130.jpg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132.jpg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135.jpg

选题基调的确定:编辑与作者的battle

虽然我们已经有过做原创科普绘本的经验,但没有想到这套书还是让编辑吃了不少苦头。从最初的确定选题到最后成书,经历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最初刘老师担心天文学知识对孩子来说太过晦涩,因此他想做古代观星文化的绘本,中国东方的二十八星宿和西方88星座的划分,星座的神话传说是他想重点落笔的内容。

但编辑认为需要加入更多的科普干货,比如星座有哪些星星,连起来是什么形状的?星云、星系、星团又是什么?

编辑给刘老师和合作的工作室展示了部编推荐、中小学课文、中小学阅读指导目录中关于宇宙和星空的文章,达22篇之多。这说明当下的孩子是需要了解宇宙和星空的科普知识的,星空的科普知识对于中小学生来说并不是遥不可及和冷门的。

刘老师最终同意,增加一些天文学基础知识的内容,让这套书集天文、地理、人文于一体。他把全书分为春夏秋冬四季,12个月份,每个月选取当月观星视角里,最容易捕捉到、最具有代表性的星座。比如2月是猎户座,5月是大熊座。

从夜晚观星的角度引入,介绍每个星座的基础知识,带领读者去星座探秘,再讲述古人如何观星,星座名的由来,星座与节气的关联,中国古代诗词与神话里的星座等等,把西方星座与东方星宿结合起来。

刘老师的文字是富有诗意的,这种诗意让这套书显得浪漫无比,但用过于诗意的文字来写科普会不会显得不那么严肃?读者是不是也需要一些精准、直观的数字来辅助阅读呢?

后来我们定下了不同风格,将内容做区分:星座引入页浪漫神秘,富有文学色彩;星座大探秘页科普感强,有许多古代的星座和星座神话则偏向人文。这几种风格相辅相成,共同打造出这套书。

图画的美、准、趣,我们选择全都要

文稿基本完成了,却在绘画风格上犯了难。虽然一开始便定了用水彩的风格为星空作画,但刘老师富有诗意的语言如何表现出来?如何兼顾画的美感与科普感?一张星空引入页的风格经历了反反复复的修改后,我们决定采用幽蓝色调的夜空来开篇,静谧的夜晚,列车行驶在旷野上,夜空中出现了拟人化星座和星星们,是不是有一种想化身为景中人去追寻星座的冲动呢?

引入页确定了,但后面绘画的推进仍然困难重重。原因无他,我们对绘画的要求很高,不仅仅是美,还要通过图画把星星的颜色、位置、星座的形状,星云星系等尽量还原,既要美,又要准。

而后面的古代的星座和星座神话的部分,则人文气息浓厚,既有中国古代的星宿,又有西方星座的来源,还有诗词、节气等中国元素。

这两种有巨大反差的内容如何在绘画风格上统一起来?神话、历史、节气、天文各用怎样的画法合适?大图小图的搭配真的和谐吗?绘者又尝试了许多种方式,经历反复修改之后,才有了现在的风格。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139.jpg

在绘画过程中,编辑翻阅各种资料,将知识化繁为简,力求准确又符合小朋友的审美。令人印象尤为深刻的一点是,星座探秘部分,每一个星球是什么颜色,每一团星云是什么形状,编辑都去找到了相关的天文图片,一一核实。



初版马头星云图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144.jpg
终版马头星云图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147.jpg
马头星云天文图



绘画过程也是编辑与绘者的磨合,绘者尽可能地站在小朋友的角度去思考,交出了令人惊喜的答卷。

比如在讲述星星为什么有不同的颜色,流星雨是怎么来的等科普性强的知识时,绘者用了拟人化的手法来画,恒星温度太高所以在旁边加一个风扇,彗星背着“书包”(实际是冰冻的岩石)赶往太阳系,这些细节的加入让星星们活了,它们有动作、有表情,能够让小朋友更有代入感地去阅读,增加了阅读的趣味性。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150.jpg

创作星座神话时,我们也思考着,怎样让版面更具有可读性?流传了几千年的星座神话,有着生命最初的情感,爱、原谅、宽容……绘者尝试了片段式的绘图后,最后决定用一幅画讲完一整个故事,而不是摘取片段去描绘,让故事更具有整体性,没有被割裂的感觉,同时也能让读者有一种看电影似的沉浸式体验。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152.jpg

知识点的考究:孩子们的星空我们来守护

经历了三审三校后,我们将书拿给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教授、天文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主任卞毓麟老师,请他给本书做推荐。

卞毓麟老师本着对读者负责的精神,浏览了全书,给我们提了很多的修改意见,小到一句话表述怎样修改更加准确,如将“双子座的北河三,和轩辕十四、毕宿五等组成了‘航海九星’”改为“双子座里的北河三,和其他星座里的轩辕十四、毕宿五等组成了‘航海九星’”;大到天文学一些名词的审订,将“新地平线号”改为“新视野号”等。由于时间紧,卞老师经常深夜还帮我们审读。有一次凌晨十二点收到卞老师的消息,他告诉我们:“你们大熊座的尾巴画错啦!”我们深深为老先生对科学的认真严谨而感动。

我们将卞毓麟老师指出的地方修改完善后,又邀请了北京师范大学天文系教授、国际宇航大会搜索地外文明计划常设委员会中国唯一会员张同杰老师,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天文系孔令杰女士为我们做审订。

重新经历了审校修改后,我们终于拿到了第一次成书。卞毓麟老师和张同杰老师都为我们这套书做了推荐,这是对我们内容的认可,也让我们感到肩上的担子很重。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155.jpg



专家的反馈电子稿



打磨内容:把书做厚再做薄的过程

回头再读我们的成书,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为了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作为编辑和读者的直觉,我们决定推迟下厂时间,给书“加点料”。

第一次打磨,领导读了后,建议我们增加一些书的拓展内容和趣味实验,这个灵感来自于她正在上小学的女儿,她女儿学校的课里经常有一些自己动手做的科学小实验。

这个想法给了我们很大帮助,我们给每个星座配了一个月的“星星小知识”,给读者讲星星的年龄,北极星会不会变,讲中国和欧洲的天文学家等等,还给每本书增加了一个趣味实验,教读者做指南针,做“太阳系”。这部分内容很大程度上充实了我们的书,书从讲星空的平面一下子变得立体起来,多了很多发散的。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158.jpg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200.jpg

我们还向绘者要求每个月加一个小扉,但小扉具体画什么并没有做过多的指定。绘者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创造力,结合内容和星座故事,让小扉不仅仅是装饰,更是结合了趣味想象的故事。

比如牧夫座的小扉中,地球上的小朋友野餐扔的香蕉皮让天上的牧夫滑倒了;仙女座的小扉中,地球上的小朋友吹泡泡,飘到天上的仙女身边。这种地上的人与天上星座的互动,能带给读者更多代入感的设计。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204.jpg

回头再读,科普知识丰富了,趣味性也有了,但我们拿给同事读了以后,同事说:“我没做你们这套书,我只是一个不懂星星和星空的天文小白,我究竟应该怎样去观星呢?我又该怎么给我的孩子讲星空呢?”

我们有些沉默了,因为我们发现这个问题当前版本的书还回答不了。所谓“当局者迷”,我们在做书的过程中过于注重知识,没有考虑到应该怎样引领读者了解天文的基础知识。

为了够直观、够实用、够接地气,我们又对这套书进行了第二次打磨。我们特意在书中增加了每个星座的形状图,猎户座腰带到底是哪几颗星星,北斗七星究竟是大熊座里哪几颗?为了这个星座形状图,我们翻阅了许多资料,找了许多国内外的专业网站,最终一颗颗星去核对,把图做出来了。当然也交由专家审订了。

除此之外,我们还特意做了“观星小指南”,让读者能够知道这个月观星观什么,星座里有哪些天文现象。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210.jpg

既然要做实用的观星书,那就做到底吧!赠品也让人疯狂,一开始编辑们想法很多,有的想做模拟星星运动的立体封面,有的想做12个月的书签明信片,但这些都不能应用到实际观星中去。最终我们选定了阅读指导手册,全天88星座图和旋转星盘作为赠品,因为星图是认识星星最好的工具,在全天88星图里可以看到每个星座的形状和位置,结合旋转星盘,又可以模拟一年里的星星运动。

阅读指导手册里则详细告诉读者应该怎样来读这套书,一些天文学名词的含义等。定下赠品,悬在我们心头的一块大石总算落下了。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213.jpg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215.jpg

为了让读者能够更加快速地了解天文学基础知识,我们还设计了“星空小课程”视频栏目,做了8期视频,手把手教读者使用星图,让读者了解银河系、太阳系的知识。

至此,内容上,有观星指南,还有露营观星地点的选择等引导,西方星座与东方星宿的对比。图画上,星座形状图、全天88星图、旋转星图、8期“星空小课堂”、阅读指导手册五样“法宝”,我们有信心,能够教孩子认识清楚天上的星星了。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219.jpg

突发奇想:用孩子的视角设计封面

做封面的时候,我们对设计师和画手的要求是:要用孩子的视角,做出让人想去看星星的封面。

画手尝试了用城市剪影和穹顶星星的对比来体现,但我们仍然不满意,经历了一版版的改稿,画手最终选择用星空和地球的对比来构图,将地球划分为四个季节,体现春夏秋冬四季的差异,图上的小孩子有的在摘星,有的在用望远镜观星,这种互动也是我们做这套书的初衷——希望读者能真正走近星空,了解星空。

封面底色设计师尝试了蓝色、黑色,我们在两个颜色中间犹豫过——蓝色大众,黑色新潮。最终还是选择了用大胆的黑色做底色,能够让读者更有真实观星的代入感。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222.jpg
初版封面
微信图片_20200907115224.jpg
终版封面



做原创,把编辑当作者用

最后的成书相比第一版,可以说是两套书了。知识点、逻辑结构,甚至排版,一次次地推翻重来。算下来,美编动版和改红的次数已经超过十次,每次改动,都要重新经历一遍审校过程。打磨的过程相当于把书的灵魂剔出来重铸了一遍,删去了一些冗余的知识,让书的内容更加精华和浓缩。

整套书做下来,编辑们也经受了一次洗礼。这不仅仅在于说编辑自身对天文学的了解加深了,知道了星云是什么,春季大三角是哪几颗星星这些知识储备,更重要的在于这个过程让我们更理解了应该怎么去做原创,尤其是一个全新领域的、没有任何可参考经验的天文学原创科普绘本。

做原创,必须学会站在作者的角度思考:我们想要做一本什么样的书?这本书我们写些什么?用什么角度写?全书的架构是什么样的?内容合适吗?又由于科普书往往专业性强,我们还得考虑孩子能读懂吗?用什么方式可以降低阅读的门槛?

当解决了这些问题的时候,书的内容就会慢慢充实,整本书也会有灵魂,带有作者和编辑共同的烙印。

做书的人用一颗匠心,精心雕琢,在每个细节上花心思,最终这套适合中国孩子看的《刘兴诗爷爷讲星空》历经一年才面市。

8月,《刘兴诗爷爷讲星空》在博库平台首发,这是一套每个孩子都值得拥有的星空入门书,也是一套真正适合中国孩子的星空大全。



(本文编辑:张雅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