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要闻】封面是一家出版机构的证件照

作者:崔旋子 2020年07月06日 来源:出版商务网

去年夏天,我社殷健灵的长篇作品《彩虹嘴》入选了“百班千人”全国共读中的一期。在共读活动中,参与其中的老师和孩子们热情地写下了阅读笔记和感想,作为工作的一部分,我将这些笔记和感想一一存储、归档,记录孩子们提出的问题并反馈给编辑。有个孩子说:“我觉得这本书好像跟去年读的《尼克代表我》有某种关系。”

image001.jpgimage002.jpg

正如这位小读者所说,这两本书确实有些联系。从文学内容上来看,这是两部单行本,《尼克代表我》和《彩虹嘴》并无联系。但从装帧设计角度来说,这两本书的封面绘制和设计都出自我社美编室主任罗曦婷之手。

我一直认为封面的绘画和风格是一种隐喻和总领,是文学作品的延伸或点睛,我社对于每本书的封面制作总是投入了很多心力。在不断参与的阅读活动中,我们也发现小读者会仔细地阅读一本书的封面,对他们来说,封面能传达的信息不仅是书名、作者名等。

“意大利皮鞋匠”的心境

所谓“意大利皮鞋匠”的心境是指:纯手工、细致、耐心、高品质。

天天出版社图书封面设计的第一个特点是纯手绘。无论是约请插画师还是美术编辑,他们在着手创作前,都会将文稿熟悉一遍。所设计的每一版封面,实际上都是设计者对作品的不断解读。

第二个特点是特别能“磨”——美术编辑在绘者绘制封面草图时就会参与其中,草图画好几轮是常事,比如今年曹文轩老师的新作《寻找一只鸟》。

封面插画由《狐狸的朋友》绘本作者杨博接手,第一稿的灵感来源于故事本身,以对鸟儿痴迷的小主人公羽片儿和父亲的重逢为主线,翱翔的大鸟在地上的投影是张开双臂的父亲的剪影。这一版更适合做插图。

image003.jpg

于是有了第二稿,在之前的基础上,这一稿更抽象一些,但画面过于丰满。同时大家建议“鸟”的正面形象可以出现在封面上,人与鸟的关系最好能高度概括故事内涵。

image004.jpg

于是有了第三稿,这一稿更具冲击力,主人公占据画面下半部分的中心,和鸟的形象构成一种包含关系,暗示着在寻找鸟的过程里,主人公的内在成长。这版封面插图基本确定了,但仍需进一步完善。

image005.jpg

为了提亮封面色调、突出鸟的形象,我们修改了背景色,并请杨博将主人公改为剪影。封面插图定稿之后,美编开始做封面设计,要同时做出几种风格完全不同的版本,在社里集体投票。有时也会存在两位美编同步设计封面然后再选择的情况,比如2016年出版的《野芒坡》,它被认为是作者殷健灵老师在儿童历史题材小说领域的高峰(最初书稿名为《野芒光》)之作,由两位美编同时设计封面,在各自的2-3个版本中择其一优化,最后再二选一。

image007.jpg

去年年底,青年作家常笑予的第一部科幻题材作品《宇宙牙齿》定稿,虽然这是一部畅想未来的作品,但它的内核却充满了“乡愁”。故事背景的设定是未来,人类对于环境的破坏导致地球崩坏,地球像是一颗摇摇欲坠的龋齿,科学家的解决办法是像修牙齿一样,在地球外层套上一层“牙冠”,于是人类文明进入“素钛时代”。

image015.jpg

在做封面设计的时候,我们用工艺还原了作者构建的这个地球景象,封面采用镭射纸,在镭射纸上再印一层由黑眯制作的版画,木版画质朴、粗放,勾画出火山、树木、土地、河流、人类,代表着原生态的地球,镭射纸选用特制的、光滑、无珠光、纯七彩散色的这一款,完美表现了“素钛时代”的人造地表:“钛皮”的质感。

image016.jpg

把做设计当成一种自我挑战

今年我们开启了“知识类读物”板块,正逢故宫600年,邀请到了祝勇老师面向青少年创作一套“故宫”主题的读物:“讲给孩子的故宫”。这是祝勇老师首次涉足“童书”板块。

为区别于成人图书,突出青少年活泼、好动的特色,在设计上启用了插画师出身的美编丁妮,从封面到内插都由她绘制。“讲给孩子的故宫”系列共三册,从器物、建筑、书画三个角度阐述故宫,虽然属于同一个套系,但丁妮在保持统一风格的基础上,对每一本都做了独立设计。

第一本《寻找宝藏》从6个方面:军事、宠物、艺术、生活、家具、服饰展示和介绍了故宫里的宝藏们。在每个章节页里,以一种线性的方式分别绘制了这个章节里提到的物件,翻页则绘制了这类物件的颜色肌理。关于封面的绘制和设计,灵感也来自章节页,然后加上故宫标志性的飞檐和纹饰。

image017.jpg

第二本《探秘建筑》的设计思路和第一本相同,但在整体设计上着重强调了故宫的对称性。

第三本《纸上看展》的内容,与前两本相比代入感欠缺一些,希望通过形式和内容找到封面设计的突破口。书中提到的两幅传世名画《重屏会棋图》和《韩熙载夜宴图》都有屏风,《重屏会棋图》里描绘了三个空间层次,让人沉迷在画中画的视觉骗局里。为此我们将书中的另外几幅名画描绘在第三空间的屏风上。第一空间的两个屏风又在横向上构成《韩熙载夜宴图》画轴里的场景,在形式上与前两本保持了统一。

06c364638c46210a425075de93469ca.png

另一本值得一提的是《穗子的动物园》,疫情期间,为确保它能够如期出版,罗曦婷接过从封面到内插的所有绘制和设计任务,读过全书后,她为每一个主人公和动物绘制“特写”,弱化背景,着力突出人与动物之间的互动关系。在目录设计上也独具匠心,为故事中的每个动物主角绘制“定妆照”,就像是走进了这座“动物园”。封面作为设计重点,呈现了陪伴穗子成长的所有小动物们,在中心位置勾勒出女孩的侧颜。

image020.jpg

image021.jpg

image023.jpg

image024.jpg

image025.jpg

美编在面对作品时,都会将其视为艺术品,虽然有个人的绘画和设计风格,但也不套用模板、重复自己,而是不断挑战自我,如同作家的创作一样。

不可避免的“被抄袭”

每年1月北京图书订货会上,社里会展示上半年的重点作品。今年作家周晓枫将长篇童话新作《你的好心看起来像个坏主意》交给我们,这是一个关于理解和误解、沟通和隔阂的故事。以兽医小安照顾小动物为主线,隐喻当代家庭亲子关系。作品获得得到CEO脱不花的强力推荐:“人人都应该读这本童话,不分年龄大小,我们终其一生,都应该练习怎样更理解、更共情。”

由于时间紧张,1月呈现的是一个概念封面,动物形象还没来得及细化,后来为了适应儿童阅读习惯,我们又规范了封面字体。

3月该书的精装版进入设计阶段,因为作品讲述的是动物与人的关系,担任设计的美编林蓓说:“让我联想到亨利·卢梭的作品,所以在封面插画的创作上借鉴了这位画家的绘画风格,如热带丛林的风光、人与动物的温情。”

image027.jpg

两个版本的封面都花费了十足的诚意和创意。由于1月推出的平装版概念封面曾在外界广泛宣传,今年5月,我们发现某文化公司的某书封面,不光设计元素,连标题配色都直接抄袭了。

懂内容、有想法、有温度,做设计就是做艺术,虽然设计形式被抄袭,但我们相信追求美的生命力不会被抄袭,市场的辨识度和读者逐年积累的好印象不会被廉价复制。

就像这篇文章的题目,这是我们的证件照。

(本文编辑:王潇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