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少青集

SZU

少青集

我曾多次计划,

徒步或者骑行,

环游中国,

都不得成行。


如果有云游天下的那一天,我希望随身携带的几本书里有这个集子,我更希望这个集子之外还能有一个新的集子。

自 序


这个集子的出版,很早就想去做了,毕竟名字是少青集(少年青年的集子)。今年九月份时候,被学生指出有白头发,惘然若失,自己已经不能说是青年了。这个集子,再不出版,怕是要像我身体一样,发霉去了。


我常常感到孤独,这个孤独,不是生活上的,而是与世的格格不入。你有许多独特的感触,遍寻周围,找不到一个可以分享的人的时候,自然而然便会感到孤独。你会有多愁善感的时候,这种细腻的多愁善感,周期性如女子月经,你不能生发,不然别人准以为你装怪。你的心灵太过丰富,但就像在孤岛一个人守着一大堆宝藏,你不会快乐,你只会感到失落。


每当这时候,只能把所有诉诸于文字、于诗。但更可悲的是,你把写好的诗,一篇一篇的悬挂出去,它们的作者是你,读者也只有你。


诗人作诗如伯牙鼓琴,奏出高山流水当然可以自娱,但如果有懂你的知己,鼓琴就不仅仅是鼓琴了,那简直是人生快事。然而,世间的事,大多是“弦断琴焚知音少”。如此,我便不得不把那些诗整理出来,出版来去,以避免“弦断琴焚”的下场。


早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集子已大致成型,从那时到现在,已经三年了。这三年,成诗只有十余首。工作之后,忙碌于生存,蝇营狗苟于蜗角之上,过上了鸡牛猪狗的体面生活,诗歌直接成了奢望。当你庸庸碌碌生活许久之后,你竟真觉得这种庸碌的生活才是正常的人生,你的性灵不甘于此,但是你的身体已经像驴子一样温顺了。


我现在有着驴子一样的身体,大约灵魂还有着一点人的轮廓,然而依稀可见似驴非驴的神采。有时,晚上煎熬的睡不着,就害怕早上醒来时候,真的变成一头忙碌于拉磨的驴;更害怕,一旦忙碌于拉磨,我这头驴,还记不记得,自己当初直立为人的日子。这便是我出版这个集子的另一个原由,那是曾经直立为人的日子的记录。


集子里面有一首诗,写平生之志——饥来吃饭倦来眠,云游天下有余钱。


此为序。


——2019年11月4日,邹雪,超于卓同作



正文节选











WOW吧酒后醉作


我虽醉犹倾千樽,君假醒十杯可也。

假醒天下到处是,真醉者才是狼藉。

人生何处辨真假?似问庄生曾梦蝶。

未必醒者真实醒,何讥醉人假道诘。

岂是饮胜常斜睨?休辞酒后不自得。

十年苦辛梦一日,千杯得醉看几何。

固有醉人入世饮,饮到快处放狂歌。

半曲歌罢涕泪俱,枕前沉沉似烂柯。

天下取信不足恃,莫如长做一酒客。



WOW者,所谓西餐吧也,余友众者钟情之所。而多穷达,故必送酒之时,相邀共携而去。二三子皆累有挂科之人,常唏嘘以悒郁,唯举

杯能抒怀,耽湎此道而已。何况沉酣之际、觥筹往来,不必独对醒苦,且兴来意至,高呼天必能应我者,形骸俱神共驰,诗情招之来去,

正是人生快事。遂下笔同乐之。







 逆旅其一 


我生已作百日远,我死还将万世休!

生死之事生前事,生前死后不可求。

神龟装死稍得岁,彭祖苟且亦难久。

玉兔捣得长生药,悔叫后羿觅风流。

长生未必真不死,不死千年一蜉蝣。

刹那三千亿世界,生灭多少个春秋。

世情物况何促也!蜗角争利竟无由。

人间可悲正如此,未济卦终已到头。

余逾二十常怅叹,有时对镜似白首。

既生来何奈必死,午夜子时翻覆愁。


超其何人也?

一求道者尔。何谓求道者?

有求道之心也。何谓求道之心?


发生死之念而无可自拔,大道五十、一线生机难求,于是或求索、或慨叹者。超身负世俗之累,终不能超脱出世以全己念,此亦即求道之心未坚。虽然,既明我心,且反复萦绕而不能忘,聊假诗以抒怀。








送奇峰兄之广州


人物情事著无意,时日消磨待一别。

川中五载谱风流,此间七月奏余阙。

蜀女柔情岂他属?骚客夸言更几何?

我辈休作儿女态,天下处处照颜色!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尊重每一部作品的价值









出版


 梓州遥对陈子昂有感 


 诗上生烟云,仙人宴其中。

 平地起十色,余音渺九重。

 一隅窥难尽,众景各不同。

 独到境里寻,望之欲朦胧。

 但见墨如血,字字沥途穷。

 笔锋似刀刻,剖心示出迥。

 于意何来解,屈卑岂相从?

 蓬首作亡客,大道有余通。

 诗人循旧例,天地常蔽壅。

 书写精神在,任尔朽成空。


2016年4月6日作













余自遂宁归,既览其胜景,又历数其古之名人雅士,恍然若无其事。而至陈子昂,体颤神鸣,手不能自持。


幽州台歌四句若千古而来,垂之虚空;低颂良久,自迷而不知。又观其平生,忽然似神遇其人,高饮畅谈,纵论古今,其有感不尽也,于是作此篇。




一个人的境地


我渴望一种和孤独类似的宁静

阳光饱满,叶子有撒欢的笑声

正如我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

我喜欢这样看着天空——

那些逝去的,再不去想起

将来的,也不必关心

这世间如果有一个人,便只需一个人

大雁缓缓,缓缓的离开

还是许多年前花瓣落地的那种风情

每一棵草都离得很远

余下的不是荒漠,也不是冷清

我站在这里,渐渐明白活着本来就是最大的孤独

时间只给了我夜晚

我执着的,执着的看着星空

 

2016.10.05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