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僰道留声




●僰道留声●



兴文是一个什么地方?


多数人到此一游之后,带走的印象,也许是僰苗之乡,也许是石海洞乡,或者是苗族花山节……


但这本书告诉读者,这座小城的精彩,远不止于此!



作者简介


卫鸦,原名肖永良。青年作家、广东省作协会员

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花城》《江南》《天涯》等刊物发表小说百余万字。作品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刊物转载。短篇小说《天籁之音》获《小说选刊》年度文学奖,中篇小说《被时光遗失的影像》获第六届深圳青年文学奖,出版中短篇小说集《空中稻田》


陈志清,青年作家、摄影师、深圳市作协会员

新加坡管理发展学院和澳洲南十字星大学硕士,旅居新加坡、英国及澳洲等国家十多年,现居深圳。在邻家文学网发表中英文短篇小说集《新加坡那些事》、中文非虚构作品《马峦山下》、《大城崛起》。在《特区文学》发表作品小说《脸面》、散文《兴文美食记》、《散落在深圳的青春》等。其中长篇散文《散落在深圳的青春》获2018年度睦邻文学奖。


李国勤,企业家,中山山朵集团董事长,积极布局民宿、茶文化、传统文化及礼仪文化等领域。


树上微出版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尊重每一部作品的价值



内容简介


本书共收录十二篇散文,主要以图文方式展现古僰人的活动地及最终消亡地-四川省兴文县有关僰人的历史和文化,实地采访、探索400多年前僰人消亡的前因后果,以及僰人消亡后,有关兴文县的苗族文化、红色文化、民俗、古建、美食等。


正文节选

第一章

僰人悲歌

 

● ● 


● ● 


僰人,自春秋时期居于川南兴文地界,至明朝万历元年(公元1573年)九丝之战后,这个古老的民族从此消亡。僰族为目前可考的川南历史上最古老的民族。这是个神奇的民族。


九丝之战后四百多年里,在川南这片土地上,再也没有任何关于僰人的记录和踪迹,悬棺葬也没有延续下来。唯一能把你带回几百年前记忆的,是那些依然存在的地名——凌霄城、都都寨、九丝城等,还有那些杳无人迹的崇山峻岭上残存的僰人古寨。那些隐约可见的断瓦残垣,不论岁月如何侵蚀,它们都在坚持不懈地向人们诉说着,数百年前那些不堪回首的历史。







我们在当地一些志愿者的带领下,沿着数百年时间的脉络,从北宋到明末的重要事件节点,一一走访,现状和历史在这片土地上交织。


一个民族,在川南这片土地上,延续了两千年,在明朝万历年间因改土归流而引发的战事导致僰人消亡,明王朝在兴文地区建立新的秩序,重新繁衍生息。


在这一轮生死新旧的更替中,我不禁在想,再过两千年,谁将会取代我们?两千年或许太长,也或许太短,谁知道呢?




成化之战后的百年里,僰人活动区域有四:山都六乡、水都四乡、太平长官司和九姓长官司。


水都、太平和九姓被朝廷招抚和汉化,唯山都六乡拒不降明,其阿姓一族以九丝城为据点,统一周边部落,逐渐壮大,自立为王。阿大阿二两兄妹驻九丝城,称阿大王与阿二王,为僰人主力,阿苟驻凌霄城,为阿大阿二之堂兄,称得居王,为侧左翼。阿大王派阿墨王驻都都寨,为右翼,三足鼎立,坚不可破。



第七章

兴文寻古






赶到金鹅池老街时,起着大雾,大河苗族乡浸在乳白色中,就像带着一层神秘的面纱的女子,安静地端坐在仙境里。浓雾像水一样,在老街上缓缓流动,偶尔有人走过来时,先是听到脚步声,然后再见到身影从我们身边经过,匆匆又闪进了前方的雾里。

能见度实在太低,无法拍照,我们在街头找了一家小店,坐下来吃早餐。很快就有两个大碗端上来,盛的是当地特色的牛肉粉。亮堂堂的红油上,浮着一层碧绿的葱花,看着就让人有食欲。我们在兴文采编已有数日,慢慢习惯了这里的饮食,麻和辣是最大特点,也是巴蜀人的性格。



第十二章

兴文美食记


FASHION 2020

NEW WORD









● 

● 


● 


刘老师问我们想喝什么酒,老卫说苗家歪嘴米酒,刘老师跟主人山哥说了一下,不一会,穿着民族服装的两个苗族姑娘和两个苗族小伙子端着一个扎壶歪嘴米酒走过来,是那种三升装的扎壶,而角落里的桌子上,已备了好几个扎壶的酒。他们一个接一个给我们敬酒,这些姑娘小伙酒性极好,轮着敬,一人一碗一口干,毫不含糊。


第一次看到如此阵丈,老卫惊呆了,这样干下去,凭他那小酒量,很快就会被放倒,可到了这时刻,想不喝,也不行,姑娘们劝酒高明,直接放开歌喉唱了起来:


小阿哥,把酒喝。

喜欢不喜欢都要把酒喝。

喜欢,要喝。

不喜欢,也要喝。

管你喜欢不喜欢,都要喝。


两支竹筒一壶酒,歌不停,酒不断。这就是苗家有名的敬酒仪式——高山流水,漂亮的苗家姑娘托着酒碗放在客人嘴边,歌声清澈,笑靥如花,酒穿过竹筒,潺潺地流到碗里,流入客人的嘴里,谁能挡得住这样的热情?


老卫没挡住,他一口气喝了扎壶三分之二的量,喝得脸红脖子粗,连连摆手讨饶,热情的苗女们才罢休。




配青山岩乌鸡


第一次看到兴文山地乌骨鸡,是在九丝的手把岩,去考察僰人悬棺的路上,路过一片竹林,同行的周四哥拉了拉我,让我朝竹林方向看,我看到竹林里,很多母鸡在东游西荡地寻食,这些鸡与普通乌骨鸡有些不一样,毛色棕里偏黑。周四哥说,这便是兴文特产山地乌骨鸡,我想靠近拍几张照片,还没靠近,这些鸡便逃入了竹林深处。



我很奇怪,乌骨鸡原产地为江西泰和,怎么就成了兴文特产?


周四哥解释说,普通乌鸡多为白羽黑体,多用来制药和煲汤,不适合用于煎炸蒸炒,做日常菜品。而兴文山地乌骨鸡不一样,既有普通乌鸡的药用价值,又有普通家鸡的食用价值,被称为十全乌鸡,是国家地理标志产品。真正在山地放养出来的乌骨鸡,肉味鲜美,怎么做都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