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晚安,雨夜


树上微出版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作者:张岩



见你


克制,是人类管理自己的基本能力;

克制,是人性最好的养分。

克制的人性,

是一种智慧的美,

节制的美,平衡的美,和谐的美。 


♫. ♪~♬..♩


1

内容简介

本书通过贫富差距较大的男女主人公的相爱、相恋到步入婚姻殿堂再到分道扬镳的故事。


警醒人们:不加克制的欲望是应该被摒弃的,教人们懂得珍惜、包容、责任。这一点无论是在哪个时代,无论是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都应该成为全体社会成员心目中的正理。


克制,是人类管理自己的基本能力;是人性最好的养分。懂得克制欲望,是一种智慧的美,节制的美,忍耐的美,平衡的美。


好的婚姻,一定是责任与担当。


2

前  言

肆虐无度的雨夜


窗外下着好大的雨。那雨点不是润物无声地浸洒下来,而是像落豆子般敲打在玻璃窗上,“叮叮咚咚”的感觉就好像那单薄的玻璃随时都能被这雨滴砸碎,然后碎得一地玻璃碴儿。


东北深秋的冷雨不像江南的烟雨那般温润婉约、轻柔绵长,而是直截了当的冷、无遮无拦的寒,再加上呼啸号叫着的北风,整个天空似乎都被吹漏了,大地都被浸透了。

 

整个城市笼罩在这沉重的雨夜中,像一幅滴着水的油画,渐渐模糊,渐渐惨淡。

 

站在窗前,心敏的心随着雨滴的声音起起落落,沉沉浮浮,心里与这雨夜一样冰冷,冷得她从里到外都像被这冰冷的雨水浇透了,仿佛身体里的热量随着这洒落的雨滴一点一点被带走。


最后,自己变成了一座雨中孤寂地伫立着的没有温度,也没有生命的雕像,然后,渐渐地与这雨夜融为一体了。






突然,一道撕破雨夜的闪电划过,紧接着,一声猝不及防的惊雷炸响,心敏的身后传来了儿子的哭声,把心敏这座雨中的雕像唤回了现实。她的肩膀微微地抖动了一下,但她并没有回身,也没有回头。

 

此时的心敏觉得自己生命中的全部能量都已经完全枯竭,连让自己接着活下去的能力都几乎彻底丧失了,更没有半点力气去照顾身后那只有一个月大的儿子。

 

一行泪从心敏的眼眶中无声无息地涟涟流下,在流过脸颊的时候,心敏似乎感觉到了那泪水带着的一丝温,一丝暖……雨还在遥遥无期地下着。身后的儿子在执着地号啕大哭着,一声比一声撕心裂肺,好像在唤着心敏回到他的床前。

 

过了许久,终于,心敏无奈地回过了身,她把视线从窗外的雨夜转向了床的方向,近乎漠然地看了看那手舞足蹈,嗷嗷待哺的小家伙。突然,心敏从儿子的小脸上看到了晨阳那熟悉的带着些许笑意的神情,瞬间,无边无际的怨恨再一次一股脑儿地从心底无法阻挡地涌了出来。

 

此时此刻,心敏的心中充满了悔与恨!更多的是恨!就这样怔怔地看着儿子,心敏一动不动,一语不发。不知道过了多久,儿子应该是哭累了,在渐渐低沉下来的抽泣中慢慢地睡着了。尽管脸上还挂着些泪水,单薄的小肩膀还不时地抽动一下,但睡着了的样子却很安详,很可爱。就这样远远地看着儿子,心敏的心开始慢慢地柔了下来、软了下来。

 

尽管此时对晨阳的恨一丝一毫都没有减弱,尽管儿子晨晨与晨阳长得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但慢慢冷静下来的心敏知道,这是两个不同的生命。晨晨是简单而透明的一个纯净的小生灵,他是无辜的,他甚至比自己还要可怜。

 

心敏幽幽怨怨地叹了一口气,面对着眼前这肆虐无度的雨夜,心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3

内容节选

三年前,心敏从北京农业大学毕业。

 

毕业后的心敏没有像其他外地同学那样在北京住地下室,满大街地找工作,而是收拾行囊直接回到了沈阳老家,这是在她上大学之前就与父亲商量好的计划,父亲会为她安排好一切。所以,心敏根本就没有想过毕业之后会留在北京吃苦。这也是她多年以来一成不变的生活惯性,无忧无虑、自由自在、顺风顺水、一路坦途。

 

回到沈阳老家之后,心敏压根儿就没有尝试找工作,而是一直在家休息。因为心敏的父亲是沈阳当地最大的茶叶经销商,被称作沈阳的“茶王”。

 

从小娇生惯养、养尊处优的心敏根本就无需为生计去发愁,更不会为了一个月2000块钱去辛苦打工。父亲送给她大学毕业的礼物是一套180平方米的房子,一辆奥迪TT跑车,还有一间500平方米的临街商铺。

 

平日里,心敏也不用工作,就是开车出去兜风,与朋友们一起逛街、吃饭、泡吧,没心没肺地到处玩儿,虽然风光无限,但也会不时地冒出一丝的无聊与空虚。心敏的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认识了晨阳。

树上微出版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尊重每一部作品的价值



♫. ♪~♬..♩


一次偶然的机会,心敏认识了一家法式餐厅的厨师晨阳,一来二去,两个年轻人彼此熟悉了。


后来,那个来自陕西咸阳,性格略有些腼腆,阳光帅气而善解人意的晨阳赢得了心敏这个高傲而任性的公主的芳心,两人相爱了。


尽管心敏的父母知道后竭力反对,但是从小就任性惯了的心敏坚持要与晨阳在一起,僵持了很久,最后还是父母妥协了。


心敏的父母从小就特别疼爱、娇惯心敏,也实在拿她没办法。在女儿结婚时,父亲给了他们一笔钱,开了现在这家茶庄。刚开始晨阳并不想经营茶庄,他喜欢现在的职业,把各种食材当颜料,把厨具当画笔,他觉得这是艺术。


“艺术?别逗了!你要是个做饭的,让我的脸往哪儿搁?”心敏对于晨阳的想法很不屑,甚至觉得幼稚而可笑。


对于心敏这样的态度晨阳的内心无法接受,但他知道,他说服不了心敏,也就不再继续无谓地争辩了。自小晨阳就是个不喜欢与人争执、容易妥协的人,这一次,他还是选择了妥协。



出租车停在了“王记泡馍店”的马路对面,拉开车门心敏刚下车,一抬头,透过店铺的玻璃窗她已经看到了晨阳。


看到晨阳的一刹那,心敏的心里“咯噔”一声。那是两个熟悉的身影,一个是晨阳,另一个是月玲。


这两个人怎么会在这儿?心敏很意外,也很奇怪。这会儿他们俩应该在茶庄里忙得不亦乐乎啊?而且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一边吃着泡馍,一边还聊着天儿,看着很开心,很亲密的样子。再说了,两个人都在外面吃饭,谁来看店呢?


这个不负责任的晨阳,就是喜欢偷懒,刚才我还夸你有担当呢!看来真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还有月玲这个死丫头!肯定是你哄着晨阳偷偷跑出来的,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心敏怒气冲冲地直接就走了进去。晨阳与月玲继续开心地聊着,店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进来的心敏,直到心敏径直走过来站在了晨阳的面前,晨阳才猛然间抬头看到。先是意外地一愣,然后隐约有一丝惊恐与不安的眼神划过,晨阳局促不安地站了起来。


看到晨阳的神情突然间一变,坐在对面的月玲便顺着晨阳的眼神回过了头,当看到身后的心敏时也愣了一下,但马上就恢复了平静。


“你们俩怎么在这儿?”心敏的语气里明显带着几分居高临下的质问意味,活脱脱一副老板的模样。晨阳还没来得及回答,月玲抢先站起来热情地挽过了心敏的胳膊:“心敏姐,这么巧,你怎么也来了?快坐下。”心敏有些不情愿地坐在了月玲的旁边,一双眼睛却直直地盯着晨阳的脸,她没有接月玲的话,而是在等着晨阳的回答。


晨阳不由自主地瞥了一眼月玲,讷讷地欲言又止。


这次还是月玲抢着回答:“我们刚才去给黄老板送货了,就是这条街对面的水云间茶楼。正好到了该吃中午饭的时间,晨阳哥说这家泡馍特别好吃,我们就顺路过来了,正说着吃完买一些给你送回去呢。”


“晨阳哥?”月玲原来一直是称呼他“刘老板”的,什么时候就改了口,成了“哥”呢?


心敏有些反感地皱了皱眉头。水云间茶楼的确在这条街的对面,黄老板也的确是他们的老客户。可是听了月玲的话之后,女人天生的敏感还是让心敏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可她却又说不出这不对劲儿到底是什么。不过心敏知道一定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因为她发现,晨阳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嘴唇。


这是晨阳的一个下意识习惯,每当他撒谎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咬一下自己的下嘴唇。这个非常轻微的动作,这个习惯,心敏其实早就发现了,只是她从来没有告诉过晨阳,或许至今晨阳都不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个习惯。


其实,每个人都会有一些类似这样的下意识动作,尤其是在他紧张的时候、撒谎的时候,或者兴奋的时候、情不自禁的时候。


有的人会摸下巴,有的人会揉眼睛,有的人会眼神游离,有的人会看看天花板,还有的人会盯着你的眼睛一眨也不眨,而晨阳下意识的动作是咬自己的下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