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悦读】南极菠萝鉴定所


2020/09/17

「南极菠萝鉴定所」



 天宁·著


诗是我在南极种的菠萝


欢迎你踏入南极菠萝鉴定所 ——


在这儿,想怎么听、看、吃、玩


皆可以为所欲为


书单推荐


今天树上微给大家推荐的好书——《南极菠萝鉴定所》,本书已由哈尔滨出版社出版,树上微出版精心制作而成!


本书已成功创建百度百科词条。

并被大鱼号、一点号、简书号、趣头条、今日头条、新浪微博、搜狐号、小红书等平台争相报道!


作者

天宁 

95 后

坐标纽约 / 上海 

任南极菠萝鉴定所所长 

诗是她在南极种的菠萝

/





内容节选


「 南极菠萝鉴定所 」


卓尔不群的种菠萝人

淡金黄色的人

把果实连成醉人心神的线

长长浅浅的线

不假思索的线

唯有她的国度才能搭起的线

侧着转进来,倒着伸出去

把南极的冰川缝起来

将地球对面的绿洲引过来

再穿凿一个能生火把的洞穴


种菠萝的人有五十四张纸牌

相映生辉

灿烂得让人心旷神怡

牌面是紧实的画布,贴合在洞穴内壁上

种菠萝的人绝无闲工夫取乐

不过是因为南极也该有鉴定会

在那里要劝人们小口小口地品尝艺术


小声小声地断定好坏

油彩、木材、刀片

这些都是暂时种植不出的

那么菠萝要扮演从筹谋到打烊

所有的关键角色

从头到尾


淡金黄色的种菠萝人

她亲手栽种、亲身示范

每一个菠萝都卓尔不群

但它们遇见南极的安迪·沃霍尔

装作相似的外貌

排排坐,拍一张搞怪的集体照

随后翻了跟头

分了几组追逐着滚入洞穴

说是在南极弹奏巴赫的赋格曲

在淡金黄色的南极菠萝鉴定所

「 第二十一天 」


三个礼拜垒起的西南围墙

第二十一天,风儿刮走了中间的红砖

孔雀蓝的鸟闻讯而来

急着想在那四方空间做美梦

有着两扇彩绘落地窗的四方空间

如云端象牙塔里最顶端的方阁楼

鸟瞰之中,能谈古论今

临摹清晰的世界

临摹着,沟壑纵横里

无数金色的牌匾,横竖里藏着的

呼之欲出的新型语言

沿着蚂蚁轨迹的

远程探险家,翻山越岭

去寻找一个旋涡

却突然在金色牌匾前渴求火花

任黄沙掩埋了船帆、毛毯和手电



鸟瞰之中,忘却了偶遇的扇形天空

目睹树叶的忐忑,被雨水喂养

半路的好奇,为涂料掩埋

羽毛上沾染的一切,在光晕里褪色

在惊醒的时间里,扶摇直上

冷风吹来,四方空间外——

清晰的世界

心与足好似落在地下

没有东西在蹦跳、回弹或舞动

即使有光线掠过,亦是平平整整

沿着规律的半径滑过

如前一生在飞行的路线见过

又或是在梦境里

从没有墙的方阁楼梦醒时

第二十二天就会到来



卡拉玛塔,希腊 

Kalamata,Greece


「 梦 境 」


在掉下一根针

都盖不住声响的村落

萤火虫相聚成群

它们要用自己的光

去照亮一个酣睡中的梦境

在那个很难言说的梦境里

一定有酣畅的晴天

即使下雨,也是舒心的淅沥

有只容得下一辆车的林荫小道

载着你去,任何心之所向

不过如果你想步行

应能遇到不少有趣的伙计


默默的水井,香甜的空气

窸窸作声的睡不着的动物

和我总会叫错名称的

蔬菜和水果

总之,都是你熟悉和钟爱的

有一天

我在不温不火的天气

看见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

它在小湖泊旁打转

在小树林间穿行

我会追随它

来到那老屋里,环绕在你身边

和从前一样



树上微出版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尊重每一部作品的价值





卡拉玛塔,希腊 

Kalamata,Greece


「 再见,朋友 」


昨日才将你和心中的模样对照

把你从想象拉到清晰的眼前

今日却要和你说再见


我的行囊不增不减

仿佛来这一遭,就是枕上背包

合上眼睛梦一场

心田里

却种起了各样甘甜,惆怅,新的发现


这是一本书页纷落的金色书本

颠来倒去,页码重复

注定是一个说不好的疑惑故事

却一定是个处处装着疑惑的好故事


再见,我的朋友

你曾带我环游世界

若生命再无交集

让我写下你的名字


南阿尔卑斯山,新西兰

Southern Alps,New Zealand


「 巨人的志气 」


巨人最想绽开的志气

无非是把她身上游弋的星星

缓缓地糅进自己坦荡的衣衫

对着他身体里整片冰冻的海

自此有了破冰的斧头

明亮的海水不舍昼夜地流

而高大如山的爱人呀

也常在天霁之前就累得俯下身

你也需要把他困惑的头揽入怀中


卡拉玛塔,希腊 

Kalamata,Greece

南极菠萝 :【释义】


对于南极菠萝鉴定所的所长来说,诗是她在南极亲手栽种的特殊菠萝。它们不需肥厚的土,不需香甜的空气,无论天气晴雨,都能兀自生长着。诗所营造的一个个纯粹空间,好像一个个菠萝的身体——菠萝的内里是质地统一、纯而漂亮的淡金黄色。


和一首诗深层次地接触,与和一个菠萝交流的过程无异。对一个菠萝,可以小心地远观而不可亵玩,也可以凑近把它的叶冠和果实分离。对待它身上各种元素的方式也能是天马行空的,可以把刺、皮和果肉分开,痴痴地看它们最原本的模样;可以去热爱那些细小而特别的刺;可以斜斜地削去它们;也可以为除去它们,不费心思地把菠萝的四壁切去,露出内里。可以轻松地吃下菠萝,可以把菠萝芯当零食,也可以喝下菠萝,可以只用味觉,也可以加上嗅觉。菠萝因为这些感官和心理体验,它是立体的,而同样的,诗也能是立体的。


诗是南极的菠萝。


立在南极点往外望去,东南西北并无分别,一切的一切毫无依托,更无限制。这些形态缤纷的菠萝,守着一副副纯粹的梦境和一个个正在生长的可能性。文物等待鉴定,头脑常被鉴定,菠萝和诗也自然可以被鉴定。鉴定所中盛放了这些自由、姿态各异的菠萝。踏入鉴定所的人,想怎么听、看、吃、喝、切、玩,皆可以为所欲为。



特别鸣谢摄影家Windy Li;

《南极菠萝鉴定所》的插图取景于希腊、新西兰、俄罗斯、巴西、耶路撒冷等地。


此书献给每一位踏进南极菠萝鉴定所的旅客!


未完待续